第一卷 宛城夜未央  第二十章 夜尋歡之險

章節字數:2843  更新時間:09-10-18 23:0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脆的環佩叮當聲在閣樓的欄桿處停下,霓彩衣微微俯身,“父親。”精練冷靜的語氣,稱呼尊敬卻很疏離。

    “事情準備得怎么樣?”月光下,一黑衣人面朝夜空冷冷地問道。

    “都已準備妥當。”

    “不要再讓我看到任何意外!不中用的棋子,本座從來都會舍棄,你知道的。”

    “明白。”

    “今天青龍宮的事讓本座功虧一簣!姬微嶺一次,青龍宮又一次,今天‘夜尋歡’如果還出意外,本座會讓你知道后果!”這是警告和威脅,絕對不是父親對子女的該有的親情。

    “是。”霓彩衣靜靜地回答。

    “這丫頭果然厲害,連鬼娃娃也不是對手,真是浪費了一顆好棋!現在棋子還變成了利劍,本座當初真不該留她!”沉思片刻,黑衣人廣袖一翻,一黑色的物件叮咚落地,冰冷的黑鐵轉了幾圈后落在腳邊。

    霓彩衣抬眼望去卻微微一愣,漆黑的鐵面上印著鮮紅的三個字——“絕殺令”。多久沒見到它了?霓彩衣邊想邊彎腰撿起,并迅速翻轉去看背后的名。

    果然!

    只有兩個字——“練晴”!

    “傳令下去,不得有誤。”

    “遵命。”

    低眉順眼,霓彩衣只是看著自己的鞋。直到身前的黑影離去,才抬起那張如花似玉的臉。是的,她是宛城三大美人之一——霓彩衣,“夜尋歡”的頭牌,僅排秦可人和練心之后。

    輕移蓮步,霓彩衣站到父親剛才所站的位置,憑欄遠眺。顯眼的白色馬車正朝目標駛去,“這次絕對不可以再失手。練晴,我不信你每次運氣都這么好!”霓彩衣暗暗握緊了粉拳。

    …………………………………………………………

    轟隆隆,遠處駛來一輛馬車,白色的馬,白色的幔,連駕車之人也是渾身的白。催著馬靠近游子意,練晴低頭囑咐:“這馬車有蹊蹺,小心。”

    “你怎么知道?”

    “都快過酉時,誰會趕輛顯眼的白馬車滿街跑,而且還是輛空車。”

    “……”游子意越來越佩服練晴的聰慧了。

    “馬車里的東西越少,隆隆聲就越大。這聲音這么響,必定是空車。”練晴耐心解釋。

    說話間,馬車已行至近前。正當與馬車擦肩而過之際,“哧!”,一抹濃煙忽然從車廂內鋪面而來。不用招呼,兩人已雙雙離馬而去。足下連點,練晴輕松越過房檐,迎風朝前躍去。

    “游子意?”游子意的功夫練晴見過,雖不算頂尖,但也是個難得的高手。怎么今天行動如此遲緩?剛才騎馬落下,現在飛檐走壁也落在后面。“你……你受傷了?!”見他捂著胸口,練晴終于明白是鬼娃娃干的好事。“走。”不由分說,練晴拉起游子意,幾個起落,閃進了一家燈火通明的大酒樓。匆忙落進院內的練晴沒有發現,“大酒樓”那閃閃發光的金字大招牌——夜尋歡。今晚,“夜尋歡”幾個字失去了平日的脂粉之氣,獨留一股肅殺。

    “哎喲,李大官人~~~我們彩衣真的是身子不適,您看……”剛剛在一棵老樹上站穩,腳下便傳來一陣發嗲的女聲。和游子意往下望去,只見一個渾身火紅的中年女子,酥胸半露,正在和一個肥壯的男人拉扯。

    “哼!少……少跟少爺我來這套!呃……你們這‘夜尋歡’要……要不是我罩著,那還不如個屁!”男人醉醺醺地,時不時地打著酒嗝。

    和游子意交換了下眼神,練晴心里懊悔不已。躲哪里去不好,偏偏躲進這妓院來了。觀察了下夜尋歡的大致布局,練晴發現一條小河和假山將其分為兩部分。前部分是整個風月場的主要建筑,占了十之有八。而相比前方的燈光璀璨,后部分的小院則沉寂很多,估摸著應該是柴房或者儲存物品的地方。用眼神示意了下,練晴和游子意向假山另一邊的漆黑小院竄去。

    一落進小院,練晴就拉著游子意閃進了其中的一間廂房。借著月光,看到屋內擺滿了瓶瓶罐罐,唯一的凳子上隨意地放了件破舊的衣衫。抓起門角的一截木棒,練晴伸手去撕游子意身前的衣襟。

    “晴兒?”這家伙竟然拼死捂著胸口,一副駭然。血往上沖,練晴差點就要賞他一巴掌。想起這是為救自己受的傷,才勉強忍住。

    “不讓我給你接胸骨?你想殘廢是不是?!”姑娘我不嫌棄你已經不錯了,還敢這副表情。

    “……”

    沒心思欣賞他羞赧的通紅,練晴挽了挽袖子繼續。

    “你連胸骨都會接,以前受過很多苦吧?”游子意疼得厲害,卻不是因為看見自己沾血的衣襟,而是因為那雙忽然顫抖的手。是了,如此高的武功豈是輕易而就的?她和燕兒真的好像,什么都藏在心里,然后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承受。

    捆綁,包扎,練晴的動作熟練到一氣呵成。小心地褪下那件血衣,練晴順手拎起身邊的舊衫幫著他換上。

    游子意有些恍惚,這種景象就像是生活了幾十年的恩愛夫妻。腦海突然又冒出一抹孤獨的眼,即使臉帶刀疤卻依舊美麗。狠狠地搖搖頭,游子意惱怒地想甩開這些紛雜的情緒。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多情?既要抱鵝皇,又想擁女英?

    “哧哧……”

    “什么聲音?”練晴警覺地環顧四周,一手卻是拉緊了游子意的衣袖。這種聲音讓練晴毛骨悚然,是她最害怕的東西!

    蛇!蛇!滿地的蛇!好多的蛇!

    “啊!!!”

    這么多蛇是哪里來的?哧哧聲不斷,一條條色彩斑斕的蛇吐著信,扭動著光滑黏膩的身子,相互之間拼命擁擠著往她和游子意身邊游來。好惡心!好恐怖!

    游子意也被嚇了一跳,看著身邊的練晴。哪里是什么神功蓋世的武林高手,哪里是什么萬人獨尊的權貴練王,這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子。怕蟲、怕蛇、怕得只會尖叫。捂住了雙眼,蒼白了臉色,連叫聲都抖得厲害。游子意連忙抱緊練晴,以免她蹲在地上危險。一腳將長凳踩碎,拾起木條一邊刺斷逼近的毒蛇,一邊尋找出路。仔細研究,這些蛇原來是從那些罐子里爬出來的。為什么剛才沒動靜,現在卻全部動了。蛇這種動物并不喜歡集體活動,出現這種現象,不是有人操縱,就是有藥操縱。人操縱一般會用音律,而今沒有任何音樂出現。那么就只剩下藥了。藥?游子意找不出頭緒,急得滿頭大汗,胸前也滲出了滴滴鮮血,群蛇卻仍是瘋狂地逼近。

    “到這邊來!”急切的呼叫有些熟悉。“快把你身上那件衣衫脫了,那上面有‘蛇引’!”窗外站著一個蒙面白衣人,雖看不清臉,卻可以感受到他的焦急,只是那雙眼卻是直直盯著懷中的練晴。來不及多想,游子意趕忙脫下衣服,并用木棒挑開一條小路向窗口挪去。不料稍稍一向蛇靠近,練晴就激動得抓緊游子意大叫,“蛇!蛇!”

    “不行!你太慢,嚇著她了!接著!”白衣人似乎很著急,“嗖”一個小瓶扔了進來。接過小瓶,游子意暗暗松一口氣,那是雄黃!蛇嗅出了克星的來臨,紛紛往回退。然而正當游子意護著練晴破窗而出的霎那,刺耳的笛聲突然響起!

    “啊!!!”一條火紅的長蛇不知從何處飛出,張嘴就咬住了練晴的小腿。

    “晴兒!”白衣人驚叫出聲,揮劍朝蛇刺去,游子意也急得直接用手去抓。劍起劍落,蛇被截為四段,三段落回地上痛苦地扭動,蛇頭卻仍是死命地咬住不放。而且隨著笛音的尖銳,大有越咬越用力之勢。

    “啊!”只是回頭看了眼,練晴就昏了過去。

    “給我!”白衣人慌了神,伸手就要去搶人。

    “你冷靜點!”游子意很不樂意這白衣人的霸道,一副晴兒是他的人的樣子。“啊~~~~”游子意突然仰天長嘯,精純綿長的內力將聲音送入九霄云外,同時也將那刺耳的笛聲蓋過一些。白衣人會意,趁著這笛音微弱之際,凝神找出了笛聲來源。“唰!”長劍一挺,劍走人飛!只見黑夜里燃起了一團白光,飛速刺向假山之后。一聲悶哼之后,游子意收氣,停下了嘯聲。

    “快走!”幾乎是同時,白衣人奪過練晴就往前飛去。

    “往哪里走?”黑暗的小院驀地火光沖天。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