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部:反攻 第三章:山西!山西!

章節字數:3095  更新時間:16-04-05 20:3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庭院花香襲人,儲藏仿若仙境。我戰戰兢兢的踏入了這“仙境”,生怕碰倒些什么,那可是莫大的罪過。

    抬眼望去,石桌旁一位滿頭銀發的老者,戴一副老花鏡,泰然自若地躺在搖椅上看《老子》。見我進來,他微笑著向我招了招手,意圖叫我過去。我也報之一笑,踮著腳尖小心翼翼的過去了。

    十里青山遠,潮平路帶沙。數聲啼鳥怨年華,又是凄涼時候在天涯。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山西某陣地。

    “團長,您說這鳥仗得打到啥時候才算個頭啊?”那傳令兵(因為我實在是記不大清我這第八個傳令兵的名字了,所以姑且稱他為“那個傳令兵”吧。不過說實話,前七個傳令兵我亦是記不得了。)一邊問一邊漫不經心的點了卷紙煙自顧自地抽了起來。

    我沒有回答他,一來我實在看不慣我這吊兒郎當的第八個傳令兵的熊樣,不過我也沒有罵他。二來我也急切的想知道這鳥仗究竟得打到什么時候!已然是八年了,多少個日日夜夜我們提心吊膽的與死神為伴,我們的兄弟越來越少!可日本人的戰斗力好像一刻也沒有減弱過,一支令人吃驚的部隊,一個令人吃驚的國家。

    想到這里,我斜眼撇了撇這傳令兵一眼,那煙味嗆得我不住咳嗽,于是我將披風一脫,隨手取了支步槍命令道:“來!跟我走!咱們去前線看看!”說罷,我也不管他反沒反應過來,便一個健步率先沖出了指揮所。

    這戰場,靜的詭異,靜得嚇人。按前些年打仗的經驗,這該是日軍放“煙花”的時候。(煙花,指日本人各式各樣的大炮。由于這些個大炮炸至空中往往會出現各色各樣的閃光,加之日本人打炮時好像沒怎么顧慮彈藥的多少,似玩著放煙花般一波接著一波,估計是炮彈不要錢!所以我們都喚放炮作放煙花。)可是今天,或者說現在,對面那幫龜兒子卻一點兒動靜也沒有,我不禁皺了皺眉頭,心下思索:“這幫龜兒子在搞甚么鬼?難道是炮彈不夠用了?不應該啊。況且就算沒了大炮,他們也不可能似現在這樣靜的出奇!”不過想也沒用,因為在戰場上你總是猜不透你的敵人在想些什么的,更何況是眼前的這支土木屋聯隊呢?

    說到土木屋聯隊,那可真是我們的“老朋友”了。當初在臺兒莊,(那時我還是個連長。)我和當時的一二二師的一個連長,好像叫魯劍澤來著。誒,反正那人本來好像是個建筑學家,還挺出名的······算了,不提他了,我還是繼續談土木屋聯隊吧。

    土木屋聯隊聯隊長土木屋正雄,畢業于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土木工程系,是個中國通。在臺兒莊戰役時,他還只是名小隊長。當時中日雙方在臺兒莊展開了激烈的戰斗,我和魯連長的兩個連總計三百來號人負命狙擊進犯臺兒莊東部的日軍部隊。于是我們就商議以班為單位跟日本人在莊里打巷戰,以此來最大限度消耗敵方的有生力量。一開始這個戰術非常奏效,大挫日軍囂張氣焰。但是當土木屋正雄帶著他的小隊加入戰斗時,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面對我們游記的戰術,土木屋正雄居然也把他的小隊分成每三、四人一組,然后對我們進行地毯式的搜索。我們的單兵作戰能力自是不如日本人的,所以當我和魯連長意識到這個嚴重的問題時,為時已晚。我們親愛的弟兄們近乎死在了日寇的刺刀下。那被鮮血浸紅的刺刀仿佛在狂笑著以顯擺它的勝利!這猶是我們心痛,也讓我們第一次見識到了土木屋正雄的厲害。

    和土木屋正雄的第二次交鋒是在中條山。現在,我希望回避這次交鋒的描述。用蔣校長的話來說是抗戰史上最大之恥辱,而用毛先生的話來說叫做:“將紙老虎當真老虎來打。”(當然嘍,說我們是紙老虎我們是不服氣的,但事實證明這一戰我們真他娘的就是個紙老虎!)總之,那一役我們團損失了八百多號兄弟。他們橫尸山野,至今也無人去為他們埋葬整理!所以情允許我繞過這個話題,我不愿意那場屠殺般的戰斗,故也不愿意多說些甚么。

    而第三次交鋒便是您現在看到的這次。但其實也談不上什么第三次交鋒。就眼前這塊鮮血浸潤的陣地,我們團和土木屋聯隊來來回回爭奪了有十數次!陣地的主人每換一次,地上便會多出數十具尸體。山西的土地被染成了血紅色,而那鉆入鼻中的尸體的腐臭味亦令我甚是惡心。不過久而久之便也習慣了,畢竟現如今是能咽得下飯菜了。

    “團長,您說這仗啥時候才能打完啊?”一個渾身纏著繃帶的年輕士兵問我,我向他清秀的臉龐望去,是的了!他還是個孩子,被這該死的無窮無盡的戰爭所折磨的可憐的孩子!我無以言對,所以只能這樣回答他或者說是欺騙更恰當:“小子,等你把對面那幫龜兒子干掉,戰爭就結束啦!”聽完后,他沖我笑了笑,陽光撒在他的臉上,那么的耀眼,那么的燦爛!卻又猶使我感到悲涼。

    我接過一旁那個傳令兵遞來的望遠鏡,向那幫龜兒子的陣地瞧了瞧。沒有炊煙,沒有聲響,一絲活人的氣息也感受不到。雖然平時也不大能感覺到人的氣息······畢竟他們所能令我們感受到的亦僅有鬼一般恐怖的氣息而已。

    我正自納悶,難道這些龜兒子撤了?不大可能吧。就在這時,只聽駁殼槍響,喊殺聲震天。定睛一瞧,對面的日本兵像潮水般涌來。但說他們是蝗蟲更為確切,因為我預感到災難將至!這幫龜兒子這般不要命的沖法,顯然是托土木屋正雄“教導有方”,真是見了真鬼了,這樣根本來不及進行射擊!

    很快,我們便與日軍膠著在一塊兒。那是一種怎樣的場景我無法用語言來描繪,我僅能告訴您那場戰斗源于最初始冷兵器時代的殘酷與無情。是極其使人不寒而栗的!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

    顯然,日軍的戰術成功了。我們被他們那不懼生死的信念所震懾,只得邊打邊退,再一次留下數十具尸體,從而宣告著我們第十六次失守了這塊陣地。

    “這幫龜兒子,真他娘狠!轉眼間額們排的兄弟就死球了!”······旁邊茍活的士兵們在肆無忌憚的議論著,他們是那么的隨意,那么的輕率又是那么理所應當的去談論死亡。興許是麻木了罷,死人見的多了,就會變成這樣的“沒心沒肺”。前一分鐘還和您共抽一支煙的同袍,在下一分鐘便獻出了他的生命。這卑賤的生命,這無情的戰爭!

    不過陣地失守這件事并不能使我們灰心喪氣。緣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們早已習慣了眼前的一切。陣地失守,只要再組織沖鋒,再犧牲掉幾個兄弟,那強弩之末的日軍斷然潰退,第十六次奪回陣地便指日可待。我們這樣理所當然的想著,只不知這一次的沖鋒又會是誰葬送在這血浸的大地上呢?

    為此我們需要保存體力。誰也沒有力氣做飯,誰也沒有力氣走動,誰也沒有力氣說話······這一刻,我們仿佛明白了之前死一般寂靜的日軍陣地究竟是個甚么原因了。相必那時那刻,他們也在盤算著同樣的事。并且他們亦是誰也沒有力氣做飯,誰也沒有力氣挪動身軀罷······

    我們決定第二天一早,也就是八月十六日再次發起沖鋒,勢必奪回陣地!

    那滿頭銀發的老者講到這里突然頓住了,潸然淚下,且似是沒有再往下講的意思。八月十五日是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的日子,所以我是迫切的妄圖知道十六日奪回陣地的沖鋒究竟有沒有發生。但是老人噙著的淚水仿佛在告訴我答案:沒有電臺沒有廣播!當然是發生了!而面對同樣準備完全的當時的日軍,傷亡慘重可想而知。那些不必要的犧牲是確確實實的發生了,那理應當戰爭終結的日子卻仍上映著慘痛的犧牲與離別!

    由此,既然我已推斷出了結果,便也沒甚么必要再追問下去。

    我看了看四周的白雪一般干凈的墻壁,上面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勛章。有國民黨的亦有共產黨的。勛章顯是年代久遠,有些甚至呈現出銅銹,但它們卻那么的光亮,那么的一塵不染。嗯,對的。這位白發蒼蒼的老先生便是周志祥將軍了。他在解放戰爭中棄暗投明,又在朝鮮戰場立下赫赫戰功,所以才有了這么些兩黨的勛章。我是懷著崇拜與敬仰的心情來探望采訪他,不想卻了解到這個彌漫悲劇色彩的故事。幾十年前先烈們的颯爽身姿依稀在我眼前呈現,但我們在通向天國的道路上前赴后繼則猶使我唏噓不已。

    好了,我得和周將軍說再見了。看得出,他需要一個人靜一靜,靜思他的生龍活虎的兄弟們。

    作者閑話: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