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部:對峙 第四章:皖南!皖南!

章節字數:2436  更新時間:16-03-20 11:4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皖南涇縣一茂林。

    阿國是個老兵,國民黨的老兵。從三六年就入了伍,參加過淞滬會戰,太原會戰,武漢會戰等等大小數十場戰役,總之死在他槍下的小鬼兩只手是數不完的。阿國也是為了打小鬼子才入的伍,當然嘍,身為一名被大家所敬仰的老兵,他是會義不容辭的做好帶頭作用,堅決遵守上頭的命令的。所以,這一次,當他接到追殺新四軍的命令時,并沒有展現出絲毫的遲疑,他知道,他已經是名老兵了,是名抗日英雄了。

    “呼!呼!”新四軍新兵蛋子阿共眼下正喘著粗氣逃跑著,他為什么要逃跑呢?因為有人在瘋狂的追殺他,端著步槍追殺他!

    阿共玩命的跑著,他知道,這幫國民黨的家伙們不會仁慈,若是被逮到一定是斬立決,至少這是他的連長告訴他的,他完全相信他的連長。但是他仍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跑,難道不是國共合作嗎?阿共這樣想著。

    阿國飛速的奔跑著,因為他不能讓眼前的這個小子跑了。他還指望拖著這個新四軍小子的頭顱去換一枚勛章呢!那些是他所鐘愛的珍藏品,有了那些,他就是英雄,至少是國民黨的英雄。

    阿國與阿共一個跑著一個追著,當他們“嗖!嗖!”的穿過一片又一片林地時,好些沉睡的動物們被一聲聲“啪!”的噪音給驚醒,他們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場景,終于一名年幼的兔子發出了詢問:“媽媽,他們明明是同類,為什么還要互相殘殺啊?”兔媽媽趕忙堵住了小兔子的嘴巴,用極小的聲音道:“小聲點,他們為了搶我們的土地不也燒殺搶掠嗎?都是一樣的貨色。”

    阿國感覺自己身體里的血在沸騰,因為他發現了這名年輕的新四軍士兵居然沒有了子彈,于是他狂笑著同時又暗自慶幸,阿國追得更加瘋狂更加肆無忌憚了。

    可這卻苦了阿共,阿共還是沒有弄明白自己才剛參軍就被追的這么狼狽,而且對方還是不久前妄圖拉攏自己參軍的一方,他在心里奇怪,難道不參他們的軍就要被他們無情的追殺嗎?

    此時此刻,阿國感覺眼前“敵人”的身影愈發的清晰了,他知道,勝利在望了,勛章在望了!他已經開始幻想當他拿著擊斃三十名新四軍而被授予的勛章在連隊里炫耀而被當作英雄的感覺了。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時候,他感覺自己的右腳深深的踩空了,或者說踩進了土里的什么東西更確切。接著,他的面部開始扭曲,他開始冒汗,一切的幻想隨著剛才的一腳全部化作了浮云。他知道,他踩雷了。

    阿共跑著跑著發現背后涼颼颼的,回過頭一看,卻發現方才一直追逐自己的國民黨老兵正傻傻的站在一顆大樹的下面一動不動。阿共感到很好奇,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開始往回走。為了不讓那個國民黨老兵發現,他每走一步都要觀察一下那名國民黨老兵的動向,可是當他每一次去觀察那名國民黨老兵的時候,卻都發現那老兵正驚恐的望著老兵自己的腳下。即便如此,那老兵還是端著槍的,這支步槍剛才可讓他吃了不少苦頭。于是心有余悸的他漸漸放慢了腳步,最終停在了距離老兵大約三十八米的地方。

    阿國正在心急如焚的時候突然感到了一陣壓迫感,那是他當兵多年的經驗,于是他猛的抬起頭,發現了剛才的新四軍新兵正立在離他大約三十八米處的位置。他本能的端起步槍,瞄準著這名他剛才還在追殺的敵人。

    阿共顯然被嚇了一跳,他不清楚那名國民黨老兵為什么會突然抬頭,一時間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就這樣,兩個人相持著,誰也沒有說話,誰也沒有動彈。

    僵局持續了大約二十分鐘,阿國實在是撐不住了,他感覺自己的雙腿已經麻木了,于是他率先打破了沉寂。說是打破沉寂,其實也不過就是朝阿共招了招手。他知道,眼前的阿共是他唯一的救星,但阿國不知道阿共會不會聽他的,畢竟他剛才還沉寂在追殺他的樂趣中。

    阿共不知道阿國為什么沒有追殺他,也不知道阿國為什么端著槍卻沒有開槍。不過他還是聽話的想前靠了靠,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不過他感覺這個人是個好人,至少比起前幾天他所見到的日本士兵來說,是個令人倍感親切的同胞。

    阿共靠近了阿國才發現阿共帽檐上的青天百日徽章被彩泥涂成了紅色,他不禁暗自好笑,共產黨的人總是這樣,以紅色自居。

    阿共來到了阿國的面前,撓了撓頭,清澈的雙眼直勾勾的望著阿國,像是在發問:“你叫我干什么?”

    阿國似乎讀懂了阿共的意思,不過眼下他所需要做的是讓這名剛才還在玩命逃避他追殺的新四軍士兵放下戒備,于是他決定先擺會兒龍門陣(四川方言,聊天)。

    “嘿,新四軍的娃娃,你是哪個部隊的?”

    “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

    “真巧,我也是國民革命軍陸軍······的······”

    阿國突然發現談話無法再繼續下去了,為啥呢?他在內心詢問著自己。當他反復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他覺得這已經不是在詢問自己了,稱其為靈魂的拷問似乎更為確切。

    阿共見阿國話說到一半,不禁吐了吐舌頭,他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很怪,于是緊接著他便問道:“你咋啦?為啥不追俺了?”

    “奧,我踩雷了。”阿國覺得實在沒有什么必要再隱瞞了,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孤獨。眼前這名毛還沒長齊模樣大概十五、六歲的娃娃估計是一定不會排雷了。他清楚的知道今天,他的生命就將走向盡頭,而陪伴自己的竟然只有這個“敵人”。所以他萬念俱灰,平靜的說出了自己踩雷的這個事實。

    誰知阿共的反應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只見阿共快速的沖到阿國的面前,迅速趴在阿國的腳下,仔細端詳著深陷泥土的阿國的右腳。

    阿國猜的不錯,這名娃娃要幫自己排雷!但是阿國很奇怪,他戰戰兢兢的詢問道:“你為什么要幫我?”

    阿共聽后滿頭是汗的抬頭朝阿國胸前的勛章努了努嘴,微笑道:“我聽俺老師說,咱們國民革命軍只要有人打了勝仗殺的鬼子多,就能得到勛章。你胸前掛著那么多的勛章,肯定是名大英雄。”說完,便又低下頭去,開始用手將阿國右腳周圍的泥土撥開。

    阿國沒想到這些用來炫耀的勛章居然會救了自己的命,他有一種幻覺,他感覺此時此刻趴在他腳下的是一名全身放光的天使。這名天使的清澈雙眼一塵不染,這名天使的笑容能感化一切。不過同時他也很好奇這么小的娃居然會排雷,出于好奇,阿國再次輕聲詢問道:“娃,你排雷的技巧是跟誰學的?”

    “啊?排雷技巧?俺沒學過啊······”

    阿共的話音剛落,只聽“嘭!”的一聲,炸翻的塵土中一顆青天白日與一枚紅色的太陽在交相飛舞。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