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1 無計相回避

章節字數:3857  更新時間:14-07-20 11:5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了山洞,貳負早已不見了,山崖上,朱顏欲攜閔惜兒回姬山,她卻四處張望,似乎不放心什么,朱顏不懂,離云影卻知道剛才夜夭

    來了又走,她大半是不放心他,突然便起了羨慕和淡淡的悵然,覺得夜夭那家伙運氣真不是一般的好,

    她指著下面一片山谷,說道:“這片山崖草不凋,葉不落,為什么那下面卻是灰蒙蒙一片,什么也不見?”她說著,已經下了山坡,

    果然撲面的大風,黃沙漫天,朱顏道:“是有些奇怪。”

    閔惜兒正要開口,一陣狂風吹來,朱顏和離云影都不見了,懷里的嬰勺不安的鉆來鉆去,似乎找不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山谷一片寂靜

    ,看起來毫無異狀,

    手腕上千花向下一垂,閔惜兒的眼睛盯著地面,突然快速出手,橫劍一劃,只見什么一閃沖天而起,除了千花劍尖一點青藍色的粉,

    其余什么也沒有,正待掠起前去察看,眼前烏光一閃,一只手血淋淋的落地,朱顏提劍趕到,冷哼道:“雕蟲小技,也敢賣弄!”

    地上漸漸現出一人,捂著一只手,眼神震驚,似乎不料他出手如此快,朱顏的軟劍往前一遞,問道:“誰讓你來的?有何目的?”

    那人身體發出“咔嚓”一聲碎響,粘濕的液體濺開,一道烏光沖出,身體瞬間化為一張皮,朱顏在那烏光將出之時,軟劍一抖,冰涼

    細長的劍身一閃,那烏光剎那消散無形!朱顏心中一凜,原來是個天兵!不知是何人手下,竟然敢在他面前冒險舍棄肉身,想要附魂

    逃脫,看來是個法術高超的!

    閔惜兒一向有師傅在,便萬事不關心,也從沒注意這偷襲之人有何可疑處,只是沒找到夜夭,她有些出神而已,將手中千花沿路隨意

    的舞著,傷了好些花花葉葉,朱顏失笑:“千花好歹也是是上神耗盡全身靈力所造,被你這樣用來砍草折葉,要是有知,是不是也得

    氣死?”閔惜兒不吭聲,離開山谷,前面地平線上,一抹碧藍天幕,一線金黃太陽,將她手中千花照耀得閃閃爍爍,她瞇起眼睛仔細

    看手中的劍,

    劍光粼粼中,忽現一人身影,見她攬劍自照,也將頭湊過來,比寒星還要亮的黑眸看向劍身上的她,粼粼劍面,突然起了層層漣漪,

    無聲無息的蕩漾開來,閔惜兒面上漸漸透出一絲笑意,轉頭道:“夜夭,就知道你還在。”

    夜夭收回目光,向前對著朱顏一禮道:“朱顏上仙,夜夭有禮。”又對離云影道:“魔君,不辭而別,可讓夜夭擔了好多不是。”

    離云影沒有答話,閔惜兒搶先說道:“原本是我誤會了你,對不起……”

    朱顏仔細打量他,半晌方道:“原來是公子!”

    閔惜兒道:“師傅,你也認識他?”

    朱顏溫柔笑道:“他是……”

    “是啊,你也知道他是只桃樹精!”

    “桃樹精?”朱顏愕然望向夜夭,見夜夭低頭不語,他無聲的望他們一眼,心里嘆道:“惜兒,看來天長時久,你果然是忘記了小時

    候的淘氣!”

    夜夭瞥一眼她手中千花,下意識的摸了摸手臂上的桃花印記,

    淡淡看著她問道:“這,可是上古之神所造雌雄劍其中的千花?”

    閔惜兒笑道:“是啊,是千花,你真是好眼力!”

    夜夭啼笑皆非,脫口問道:“你從何得來?”

    閔惜兒驕傲的道:“當然是我師傅送我的啊!”

    夜夭眼底神色變幻,惜兒,原來你不記得我了,不記得當時的承諾了,不記得你小小嬰孩時做過的事了。

    沒有關系,或許有一天,你會想起……

    朱顏抬頭看向夜夭,夜夭也正好抬頭望他,兩個眼神相碰,一個似春日碧水,映著輕柔的波,一個似冬日流泉,浮著沁涼的冰。

    他淡淡一笑,撇過頭,只覺得這一刻陽光很好,風悠揚清涼,就連那草尖都在發亮,天氣從來沒有這樣明朗。很自然的望向閔惜兒的方向,卻見她明亮的眼珠流轉間都望向了別處,朱顏隨著她的目光望過去,臉色突然白了白,

    望著自己千年來精心護持的她,將一腔愛戀的目光都投向了夜夭,竟讓他莫名地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如被針扎似的疼痛。

    是什么時候?從何開始?難道?離開姬山的這段時間,她…愛上他了嗎?

    從來沒有退縮和害怕的他,突然覺得有些害怕,不敢再去看她的眼睛,不敢去承認她的內心,他能掌握乾坤,能猜測人心,但他永遠

    也不能知道將來的事,永遠不敢去想,那他也無法預料的結局!

    他突然便覺得有些氣燥,太陽瞬間失了顏色,風也不再悠緩舒暢,那些草尖上突生了晦暗的光,天氣熱得令人難以忍受。

    他在她身上懂得了愛,學會了付出,一轉眼,看到了她把她的愛給了別人。

    他兀自出著神,連他們三人說了些什么也不知道,直到閔惜兒的手臂穿過他的胳膊挽住了他,他的心才顫了一顫,聽到她輕快的聲音

    說:“師傅,我也想去靈山,我去幫十一多多尋些靈草回去好不好?”

    他微微有些恍惚的微笑著,很想和以往任何時候一樣答應她說好,可是出口的話卻變成了:“不好,如今不大太平,我怕你應付不了

    這些危險,你還是隨我回姬山吧。”

    她撒嬌道:“師傅,不會有事的,我會小心的。”朱顏的態度卻很堅決,只是兩個字:“不行。”便攜了她即刻要走。

    離云影笑道:“惜兒,你竟要回姬山,我也想去打擾一下上仙,聽聞姬山滿山紅葉,景色壯麗,正想去看一看。”

    閔惜兒道:“魔界不是有急事嗎?”

    離云影道:“突然覺得都不重要了。”惜兒,就是天地此時就要翻覆,魔界此時就要大亂,我想通了,這些與我何干?我只想陪在你

    身邊,為你偶爾回頭一展笑顏。

    夜夭道:“正好,我也無事,不如一同打擾上仙吧。”

    “你不是要去靈山嗎?”

    “不去也罷!”

    閔惜兒詫異的摸摸頭:“奇怪,怎么都要去姬山?”

    朱顏心里潮涌過,她再也不是他一個人的惜兒了,這滋味讓他心中百般煎熬,面上卻淡淡應道:“如此……也好。”

    從來寂寞的姬山,再不像如今這樣熱鬧,剛從離恨天回來的十一還沒有覺察到朱顏的不對,他忙著安排他們幾人住下,偏偏夜夭帶的兩個活寶左一句右一名,嘴里直抱怨,說朱顏上仙名滿八荒四海,天帝不是賜下好多仙姬嗎?為什么連個服侍的人也沒有?十一嘴角抽搐,要不是來一撥被他打發一撥,自己還瞎操什么心!不過,他認真的想,如果全留下來,幻影洞是不是小了點?

    其他人都在忙,只有朱顏和夜夭坐在花圃前的院子里,朱顏坐在他的對面,眼角卻望著水榭上的六角亭,良久,他問道:

    “夜夭,惜兒是你真心實意想要的嗎?”

    夜夭正在端茶的手頓了一下,眼神云遮霧罩,誰也看不清他的真實心緒,

    “你現在母仇未報,太子之位不保,以妖身歷劫,你……想要把她卷進你的爭斗中嗎?”

    夜夭放下杯子,靜默良久,方緩緩道:“你很了解我……”

    “比你所認為的還要了解。”朱顏閉了閉眼,半晌睜開道:“她看來很開心,我希望她可以一直開心,不要卷進那些陰謀中,夜夭,勿使明珠蒙塵……”

    如果,她真的喜歡他,他應該怎么辦?是不顧一切把她奪回來,還是任得她去選擇?

    心里小小的聲音柔弱的說:喜歡她,便成全她,天大地廣,快樂歡喜,都由她!

    愛她,便由得她自由的快樂,愛她,便由得她去選擇……

    可是……為什么會覺得意難平……

    夜夭沉吟半晌,起身對著朱顏一禮:“自從遇上她,我心里便覺得有些奇怪,從看到她手中千花開始,知道她是那小小的牡丹,我又是百感交集,心里翻翻覆覆,又是歡喜,又覺得有些悲傷,歡喜的是命運很神奇,兜兜轉轉千年的時光,我還是遇上了她,悲傷的是我怕連累了她,不敢讓她跟著我,此次上姬山,我不敢求什么,我的本意是可以把她留在姬山,畢竟幻影洞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也只有你,可以好好保護她,不讓她受到傷害。”

    小小院落一陣窒息的空寂,花圃中一朵開得正艷的海棠,突然無聲萎落。

    “好。”良久之后,他終于笑了笑,傳聞中的朱顏容顏絕世,溫柔不老,此刻笑起來卻像那已經萎落的花。

    夜夭走后,他依然坐在那里沒有動,他就那樣坐在那里,眉眼溫柔,像個二十幾歲的翩翩公子,那句深埋在心底,一直為之猶豫不定,卻又時刻盤桓的話,終于要永遠埋在這幻影洞中。

    他心中小小的愛意,被她燃起,然而…她翻過了姬山,離了幻影洞,飛向千山之外,她,沒有為他停留。千萬種情愁,從四方向他逼

    來,在他心中洶涌翻騰。

    十一從前庭路過幾次,都只見他一人坐在那里,一動不動,日光的殘影斜斜的打在他的身上,身旁的落花早已飛了一地,

    現在的十一連嘆息也不敢有,只是覺得感情的無力,什么都敢做的朱顏,為什么唯獨把對她的那份情卻隱藏得那么深?深得讓她一點

    都覺察不到,深得讓他看著也只覺得深深的難過。

    不知道坐了多久,夜色漸沉,月光纏纏綿綿的升了起來,閔惜兒心情很愉快的穿過水榭,腳步移進了六角亭,看到朱顏坐在院子中,手中的杯隨意的晃動著,她問道:“師傅,你是在把酒賞夜景?”

    見他沒有說話,她正要走過去,突聽得他沉聲喊道:“惜兒……”不是一向溫柔的聲音,倒像是有些可怕的深沉,閔惜兒腳軟了軟,心里嘀咕,師傅是不是喝醉了?他喝的是茶還是酒啊?也沒有管他,腳步還是往外面挪了一下,朱顏又一聲:“給我站住!”語速很慢,但警告意味十足,她想了想,乖乖站住了。

    不高興,帶著委曲的看著他,問道:“師傅,你怎么了?從來沒見你這樣說話……”

    朱顏沒有答,將杯中那微甜的水飲下,把心中那一點苦澀藏起來:“惜兒,我問你,你,喜歡夜夭嗎?”好容易問出口,嘴唇卻一直顫抖著,

    她沒有回答,然而他的眼光掃過她的臉,就算是夜了,他的眼睛依然可以看見她眉眼間神采飛揚,那耳朵卻似點過朱砂,紅得透明。

    他晃了一下,手中的杯無聲而碎,嵌進了他的手心,有時一次邂逅便可換來終生期許,有時他傾盡千年也未必能得她回眸。

    自從放她離開姬山,這八荒四海,千山重渡,萬里迢遞,她是否再也飛不回來了?

    她站在水榭六角亭的陰影里,他站在淡淡的月光下,兩人之間似乎第一次顯得有些疏離,再無師徒之間的那種親密。

    那月光照著他月白衣襟,照著他烏黑的發,再滲入眉梢鬢角,襯著他幽沉如夜的眸,微微蒼白的臉,他人在月光中,四面的風卻不停

    息的卷起他的衣袂,那冰涼的袍角顫顫落下朵殘花。

    落花無聲,他們無言。

    (那個,關于夜夭與惜兒的小時候,我會專門寫個番外的,此章就不多提了。另:最近有點不在狀態,更新不太定時,抱歉久等…)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