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1 珠濺飛虹橋

章節字數:3407  更新時間:14-07-13 17:2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晨,閔惜兒正對鏡簪花,夜夭進門來,贊道:“這含笑花真美!”

她撲哧一笑:“是說我不如這含笑花吧。”

院子里離云影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含笑花哪里美?在我心里,惜兒最美,”

手中拿著一束新摘的花,尚帶著露水,他遞給她,她接過來,悠悠一嘆,道:“做朵花多好啊,比做人痛快多了。”

離云影奇怪的望著她,問道:“何有此一嘆?”

“還是做我的牡丹好,不要修煉人形,做了人,成了妖,就算修了仙,也終究會遇到悲傷難過痛苦的事,還是做朵花好,無知無識,

要開花時便盡全力開放,便算過了花期謝了也無什么遺憾了……”

夜夭問道:“孤獨寂寞的開著,也無人惜,也無人賞,這樣也沒有遺憾嗎?”

閔惜兒看著手中的花低頭無語,離云影說道:“對了,剛才采花時,看到個好地方,那里的樹葉都是珍珠,我還想著,把它們串起來

,給你做對耳環。”

閔惜兒問道:“在哪里?哪里有長滿珍珠的樹?”

夜夭斜他們一眼,緩緩道:“魔君你別打我三珠樹的主意。”

離云影嘿嘿一笑,閔惜兒已經拉著他們去看那神樹了,

她圍著那幾棵長滿珍珠的樹發著贊嘆:“源泉山真是個好地方,不知道怎么被你這桃樹精尋到這里!”

夜夭道:“這不是源泉山的樹,這三珠樹在厭火國的北面,生長在赤水岸邊,那里的樹與普通的柏樹相似,葉子都是珍珠。另一種說

法認為那里的樹像彗星的樣子,現在你看到的這些,是幾百年前我移過來的,當時死了一大批,后來我移了厭火國的土來,還是死了

一大半,就只剩下這幾棵,因為這樹全身是寶,還可用來入藥,所以極其珍貴。”

惜兒嘆道:“離了家鄉,就算移了厭火國的土來源泉山,大抵也是難以成活的。”

夜夭的眼神飄過去很遠,淡淡道:“無論在哪里,總要盡最大努力活下去……”

閔惜兒沒注意到他話里的悲傷,看著那幾棵樹,心里打著主意,把魔君拉到一邊,嘀咕了一陣,夜夭側耳傾聽,只隱約聽到“晚上…

此地…”等字樣,便見離云影眉開眼笑的答應著。

晚上,月亮剛剛升起來,離云影正要去桃林,只見夜夭從桃林中轉了出來,離云影停住腳步:“這么晚了,公子還沒有睡啊?”

夜夭輕嗽一聲道:“是啊,長夜漫漫,我正準備去海邊走走……”

離云影哦了一聲,說道:“那公子慢慢去,此時在海邊吹吹夜風,看看海景,一定不錯……”說著便要走,

“魔君原來還不知,惜兒說明日要做個什么‘油燜大蝦’,所以趁月夜前去海邊撈蝦了,我怕她孤身一人不安全,正準備去看看…”

聽到這話,離去影心里小小的疑惑了一下,但看夜夭說得有扳有眼,他停下腳步問道:“公子是從桃林里來?里面可有人?”

夜夭道:“我正是從桃林深處來的,桃林里空蕩蕩的,哪里有什么人?怎么?難道魔君還準備夜半去賞花?”

離云影連連擺手:“不了不了,這樣吧,公子慢慢賞花吧,惜兒竟然孤身一人去了海邊,那我便去陪著她,公子忙著就不必去了。”

他掠起身形往南邊而去,一邊自語著:“不是要去摘明珠嗎?為什么又改為撈蝦了?”

兩妖從桃林里出來,看著離云影往海邊而去的背影,紅情道:“公子真腹黑!”綠意十分贊同的點頭:“奸詐!”

夜夭當然沒聽到這兩妖的話,支開了離云影,他朝桃林深處走去,越往深處紅色愈重,在重重紅色中,露出三珠樹長滿珍珠的一片瑩

白,閔惜兒就在那樹下,夜夭遠遠的望了她一陣,默默的走了過去,

看到有人過來,并沒有看清是誰,閔惜兒上前拉著他的袖子,著急的說道:“魔君快啊,一會兒讓夜夭知道了這事就做不成了。”

夜夭臉黑了一黑,沉聲道:“為什么做不成?”

聽到這聲音,閔惜兒如被火燎,放開了拉住他袖子的手,問道:“夜…夭…,怎么……你怎么……來了?”

看她結結巴巴的樣子,夜夭低下頭,溫熱的氣息拂在她臉旁,略帶惱怒的問道:“嗯?魔君?惜兒,你與離云影夜半相約,難道也要

做那‘碧海長空看皎月,露臺闌干共品笛’之事?”

閔惜兒瞪著眼疑惑的望著他:“你……”

夜夭揚起眉:“我怎么?”

閔惜兒驚疑不定的望著他:“這話……”

“這話很熟悉是不是?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聽過,”

“你去過東海,對不對?龍宮,龍宮那個…戴面具的…是你?是你……”閔惜兒的聲音微微有些異樣道:“唔,你怎么也會在龍宮,

還有,你,你怎么認出我來的?”

夜夭突然專注的望著她:“哦?我怎么認出龍女的?龍女卿卿?你一舞讓眾仙傾心啊,那么漂亮的眼睛……”他突然停住,眼睛里原

本的冰涼換為了愛意,這樣的轉換極細微,在月色下看來不甚清楚:“你的眼睛,惜兒,無論你怎么變,我都認得你的眼睛。”

聽著這話,閔惜兒一時間身不能動,口不能言,她不能明白他這話的意思,雖然自己喜歡他,但是他好像從來沒有什么表示,甚至她

有時候會覺得他嫌她吵鬧,要說他不喜歡她,他為什么會從龍女的身上一眼認出自己來?她此時就像是在云里霧里,說不清道不明的

那種朦朦朧朧滋味,在她的心里混合成了憂愁,憧憬,期許等種種難以言明的情緒。

她期期艾艾的開了口:“你…你不是討厭我嗎?你嫌我又多話又吵鬧,又說我是笨蛋,還不要我摸你的臉……”

夜夭愣了愣,他討厭她嗎?雖然她有些多話,但他習慣了她的吵鬧,雖然她總要惹他,但他總在期待她的招惹,雖然說她像個笨蛋,

但她喜歡她的天真。他仔細的想想,覺得她也并不是那么討厭,說她多話嗎?其實他現在早就習慣她的唧唧喳喳,在她纏著他的時候

,他甚至覺得有一點點……欣喜?至于笨蛋……

“惜兒……”

“嗯?”

“你真的是個笨蛋……”

“你!”閔惜兒跳起來便去掰他的臉,

夜夭并沒有閃開,但是臉寒得快要結冰了,那雙黑眸中頗有警告的意味,

閔惜兒并未收斂,得寸進尺的又在那俊臉上揉一揉,說道:“不是讓你要多笑嗎?怎么又扳起臉來了?”

夜夭抓住她的手:“就這么喜歡我這張臉?”

閔惜兒嘴角抽搐,悻悻的放開,夜夭抬起下巴,臉湊近她道:“你可以繼續。”

繼續……摸?閔惜兒僵住,夜夭突然笑了起來,

看著他的笑容,惜兒心里想,也許夜夭原本是很溫柔的,冷面只是假象。

露水打濕了兩人的衣角,不知名的野花星星點點的開著,似乎叫姹露,又似乎叫晨星。

聞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看著他和以往任何時候的他都不一樣,她的心跳得像要飛出胸膛,漫步在花樹之間,看著那些長滿珍珠的樹

一顆顆落著明珠,她不敢開口說話,怕打破了這份美麗。

明珠墜地的聲音在夜里聽來十分清脆,漫野怒放的花朵芬芳甜蜜,夜夭的心突然動了動,他有些惱怒又舍不得那份歡喜,那種感情要

來又沒有來,盡管她看來像是情意密切,但形跡卻又很疏遠,她對他好,但她對魔君也好,他和她挨得這么近,近得可以一把擁在懷

里,但她又離得他那么遠,遠得像是隨時會離開,這種患得患失撩得他心煩意亂,恍惚不安。不是說草木無情嗎?為什么會動了心,

一千多年來他第一次喜歡上一個女子,他近來時時在想,如果沒有她,他會不會永遠停留在一千多年前的那一夜,看著母后血盡而死

,會不會還是那個在桃花居的冷風寒雨中夜夜做噩夢的夜夭?

他帶她躍上樹枝,斜躺著看月亮,嬰勺從她懷里爬出來,舔了舔她的手背,夜夭突然說:“我帶你去月宮,如何?”  

“月宮,我們不過是妖,如何上得去?”

“無妨,我自來辦法,上來,我背你……”

聽到這一句,她愣了愣,突然臉就紅了,他彎下腰,她猶豫了一下,還是輕柔的伏在他的背上,他背著她,問道:“惜兒,你害怕嗎

?假如要違背所謂的天規律條,你敢不敢和我一起?”

閔惜兒想了想:“我不害怕,不是因為什么天規律條,我從來沒有把什么天規放在眼里,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敢。”

他的背僵了一僵,半晌方輕聲柔語道:“好,惜兒,閉上眼睛,不要害怕。”

不知道飛了多久,閔惜兒只感到一陣陣輕風吹過臉頰,夾裹著他身上的氣息,像青松又像桃花一般的清新香氣,再睜眼時,只見腳下

一片云海,霧氣繚繞,鞋上的苔蘚與蕨草都沾著冰露,在月色中閃閃發亮,越過天河的閃閃星辰,圓月中現出一道月光虹,銜接著云

海,像一幅巨大的五彩錦鍛,如一道登天的云梯,橫亙在蒼天與云海之間,虹宇中幢幢層宇重樓相對峙立,畫棟飛檐,雕梁玉砌,彼

此爭奇炫麗,而周圍的花朵徐徐開放,云朵緩緩飄拂,冰霜慢慢融化,

他們坐在虹橋上,她發絲飛揚,綠衣鼓舞,笑若春花,那唇瓣更是鮮艷欲滴,夜夭看著她,心里滾燙如燒,瞬間火燒火燎,忍不住低

下頭在她濕潤的唇瓣上深深一吻,

她如被雷擊,心跳和呼吸都剎那停滯,臉頰酡紅如醉,他輕嘆一聲,將她擁入懷里。

閔惜兒從來沒有在這么高的地方俯瞰過天地,隔著朦朧的虹霧看去,隱約可見遠處有點點宮闕樓閣,亭臺池榭,金光閃閃,看起來倒

像是無限華美和富麗,南面不遠處露著一方塔形的尖角,她指著那邊問道:“那里是哪里?那是什么?”

夜夭的目光凝向那方,緩緩說道:“那里是九重天……那是…鎖魂塔。”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