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4 牡丹花下死

章節字數:4140  更新時間:14-07-09 18:4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眾仙皆盡興而歸,只有那緋石如在云里霧里,只覺今日這人分外的飄渺,這酒分外的香醇,在侍從的扶持下高一腳低一腳的往客房去

    歇息,青玉冠歪斜,臉如豬肝色,早失了先前那氣韻風姿。

    眾仙歇息處乃是一個大院落,繞著水晶宮正殿修建而成,從上面看去,正是一個‘回’字。

    緋石尚未進入院落,耳邊響起一陣輕微而遙遠的低鳴,仿佛是一陣笑聲,又恍惚是有人哭泣,此時的緋石卻難過了,一半身子如在冰

    水中,一半身子如在火焰上,那雙眼睛又帶著點妖異的暗紅,他抱著頭直嚷痛,身體開始扭曲成怪異的圖案。

    剛剛回來的緋桃見狀大驚,略一思量,便轉頭對身邊侍女說道:“哥哥這是中毒的跡象,今日在座之人一個也不許放走!”說著便扶

    緋石回房,又傳來十八赤甲衛圍住院落,禁止眾仙出入,其霸道囂張似天后親臨,眾仙皆惻目。

    此舉早驚動了龍王,率眾來時,那緋石經過一陣翻天動地的痛苦,早已暈了過去,那緋桃怒氣滿面當著眾仙面指責道:“老龍王你辦

    得好酒宴,如今我哥哥身中劇毒,如我回瓊華宮上報天帝天后,你東海難免夷為平地!”

    龍女卿卿腹誹道:“玉瑙仙髓算什么劇毒,就是連毒也算不上,只不過讓他受一下水火之苦而已,一個大男人,連這點小小苦楚都受

    不了,還學女人暈?哼,現在讓你沉睡夢境,快樂逍遙,還真是便宜你了,改天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劇毒……”

    龍王仔細察看緋石,沉吟道:“緋桃仙子此言差矣!如說酒宴有任何不妥,為何緋桃仙子無事,獨緋石公子中毒?況且,看公子神色

    ,似乎不是中毒,倒像是美夢沉酣。”

    眾仙皆偏頭去看,果然見那緋石的臉上掛著美好的微笑,神色安祥,似乎還帶著一點滿足?

    眾仙嘩然,沒見過身中劇毒還這么快樂的……

    緋桃冷哼道:“這不過是表面現象,剛剛哥哥那痛苦的樣子你們是沒有見到,如若再次發作要作何處置?”又一指睿卿卿道:“如若

    哥哥有半點事,便要你這龍女之命相陪!”

    龍王臉色變了兩變,也不由得要發怒,一個小小的仙子,竟然敢如此欺我東海,如若不是看在天后面上,她早死了千百次了,還敢要

    龍女之命,也不想想她能動得了她?抬起頭看了朱顏一眼,只見他負手冷冷一看緋桃,倒像是看一個小丑,一副穩操勝劵的樣子。

    龍女卿卿在朱顏背后無聲的冷笑:“這九重天的仙子都這副樣子,如此無禮?竟然這樣,晚上夜深人靜時,找你試試毒……”

    見朱顏并沒有示意,龍王只好收斂怒氣,再三勸慰,緋桃不再擺臉色,但怒氣不減,只讓眾仙散去不許離開龍宮。

    夜半,從水晶宮看出去,海面那一輪月似輕煙,照得周圍的精心養育的花朦朧如霧,閔惜兒悄悄溜進了緋桃的寢殿,只掃了一眼,便

    腹誹道:“死龍王,竟然還給這蠻橫的破仙子住這么大的寢殿,真是浪費啊浪費!”

    她轉了幾圈,想找個合適的地方下點毒,先是在那金絲軟被中翻了翻了,想著要不下點癢癢散,讓她好好折騰?想了想太便宜她了,

    又看了看桌上的茶水和糕點,從香袋里翻了翻,或許給她下點紅紅粉,讓她全身都長滿紅豆,哈哈,長滿紅豆的臉發起怒來一定更好

    看,正要動手,突聽得腳步聲進來,她一閃身隱進了屏風后。

    只見那門口兩人,一人正是那破爛仙子緋桃,另一人卻是黑衣蒙面,兩人進殿后,緋桃問道:“確定這龍族再也找不到有三精魂的人

    ?奇怪了,龍族寵大,難道是透漏了什么風聲?”

    那蒙面人道:“那龍女從母體自帶三精魂,可奇怪的是我卻探不到她身上的感應,此事我要盡快回去稟告,仙子可見機行事,如能將

    那龍女帶回去……”

    話未說完,手中突然翻出幾根黑絲,直繞向屏風后閔惜兒,同時那緋桃仙子大喝道:“什么人躲在那里?還不出來受死!”

    閔惜兒正聽到三精魂,似乎與那龍女失蹤有關,心里正在思量,不防那黑絲帶著粘粘的液體直向她而來,似一條被拉得變形的蚯蚓,

    那形狀看來惡心無比,她踢過屏風旁一個軟凳擋了一下,自己借助那軟凳之力,如飛丸般,從那細小的窗口彈了出去。

    不想窗外也是一個回廊,只見滿墻壁的水晶不見出路,閔惜兒不由得在心里罵那老龍王只知炫富,不給自己留退路。抬頭見那水晶格

    上一方小天窗,大概是用來給某個房間通氣的,她大喜,刷的一下將自己折疊成了一片云,又啪的一聲合攏,像那光滑的綢緞一樣,

    團成了一小塊,從那天窗翻了進去,這一思量一折疊,不過剎那間,那黑衣人并緋桃追出來時,除了回廊中的風吹得那些水晶冷冷的

    響,再找不到半點蹤跡。

    閔惜兒進來的這個房間,規模也僅僅比緋桃那個小一點點,各種擺設也大多精致華美,心里直嘆,這東海真是富得流油啊!正欣賞一

    個八寶琉金玉嵌套瓶,突聽到內殿一柔軟女聲問道:“魔君,浴桶已備好,可要小婢伺候沐浴?”

    魔君?難道就是妖魔界最新上任的魔帝?閔惜兒的眼睛離開那八寶瓶,探頭往外一看,秀麗男子靜坐在幾顆夜明珠圍起的琉璃燈下,

    銀袍鑲金絲,氣質一流,只是太清美了,不像狠辣的魔界一帝,倒像一縷風,又像是一抹雨,那般的輕柔。

    那美貌侍女抬眼望了望他,眼神中的渴望和仰慕讓閔惜兒都動了動心,魔君并沒有抬頭看她,她等了一會兒,終究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魔君這才站起來,除了外袍……

    閔惜兒急了,他,不是吧?怎么好好的躲到魔君的房間來了,關鍵是,他好像要洗澡?這可怎么辦,她可無意偷窺啊!

    這一思量間,那魔君已經將上半身都除盡了,手伸到了腰帶上,閔惜兒慌忙大叫一聲:“魔君……”變回龍女,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哈哈笑道:“啊,魔君,等等……”從香袋中翻出一個木瓶,“我忘記吩咐剛才那侍女給魔君你送上龍宮特有的洗澡專用沐浴露…

    …”

    那魔君皺皺眉,看著她,問道:“你是誰?”閔惜兒對他眨眨眼道:“我是龍女啊,我叫睿卿卿,怎么,你沒見過我?”

    魔君再次上下打量她一下道:“龍王的小公主,聽聞你一舞驚動眾仙,不巧酒宴那時我因有事耽擱沒有趕來,無緣得見。不過……”

    他指了指內殿:“你怎么從那里面出來?”

    “哦,是因為我早來了,原來魔君是因為有事耽誤,啊,我剛才太累不小心等魔君等得睡著了,現在正要走……”她將那小瓶放在桌

    上:“魔君,夜深露重,早點休息。如在龍宮有什么需要之處,盡管與我說啊。”她一邊說著一邊抬腳往外。

    從他身邊掠過,正要舒口氣,不料那魔君開口道:“龍女!你身上哪來的凝露香的味道?”

    “凝露香?”閔惜兒訕訕笑道:“魔君,凝露香是什么?”

    那魔君突然上前抓住她手把她仔細打量了一番,卻找不出任何破綻,只得問道:“你和……我問你,你認識閔惜兒嗎?”

    龍女也將他上上下下仔細看了看,有些面熟,卻實在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見過他,開玩笑,人家是魔君也,魔界一帝,當下開口道:“

    不認識,閔惜兒是誰?嗯,是你的什么人?”

    不想那魔君卻突然紅了臉,松了手,慢慢道:“算了,既不認識,你且去吧……”

    閔惜兒奇怪的看著魔君那面上那一抹紅云,確定這是魔君?魔君也臉紅?

    也不多想,有驚無險的跑到朱顏房中,閔惜兒對著他耳朵說了一會兒,朱顏皺眉道:“惜兒你也太胡鬧,怎么獨自一人去她房間,要

    是有危險怎么辦。”閔惜兒嘻嘻一笑:“不是好好的嘛。”又對龍王說:“我看卿卿的事一定和這緋桃有關系。”

    龍王與朱顏對視一眼,龍王道:“魔君也剛到東海,這兩日可與他商議一番,另外有一人遠道而來,提的好建議!我仔細的想了想,

    準備明日見見他,”又見閔惜兒打著呵欠,仍說道:“今日辛苦姑娘了,姑娘且先去歇息吧。”朱顏點點頭道:“我和龍王今晚還有

    些事商議,你且在此殿內歇息,不得亂跑。”

    ————-

    隔了兩日,龍王在海中央,化一大舟,長達千尺,四周蓮葉田田,上設美酒果饌,為眾仙餞行,龍女卿卿也在列,舉杯嘆道:“卿卿

    自小最愛這荷葉蓮蓬,也愛那蓮花高潔,如今空有葉無花,難免遺憾……”

    那緋石眼睛一亮道:“這也何難,我為卿卿姑娘變出花來可好?”說著便施起法術來,將那滿舟中植滿荷花,團團簇簇,一時明艷無

    比。

    龍女啞然失笑,揮手一收,那滿舟的荷花轉眼都沒了,她嘆道:“多謝公子,就是太多了,反失了清雅,還是不要了……”

    半空中銀光一閃,柔柔碧波中,半掩著臉的男子素袍銀玉帶,負手立于婷婷荷葉之上,那一種靈秀輕逸清冽風姿,無人可比,他緩緩

    開口道:“那我就去為卿卿姑娘找一朵水中花?如何?”

    龍女卿卿一臉不屑道:“各位不過是用法術而已,那有什么意思,你們看……”她指了指三丈外,那里一個突出的小島,原來東海之

    上還有一截崖壁,形成天然豁口,高達數丈,生滿藤蔓,她說:“以你們的眼力,自然能看到那崖上有一朵花,我就喜那海中的花生

    于懸崖峭壁仍然能欣喜怒放,如果你們誰能不用法術爬上那崖壁采得那一枝花,我便相信他的誠心。”

    眾仙面面相覷,這美人果然難得,但若為了她,將自己弄得狼狽不堪,那緋石先就呆了一呆,先不說那峭壁逼仄,就眼前這海,不用

    法術怎么過得去?

    那半掩了臉的男子卻沒有多想,先是‘撲嗵’一聲跳進了海里,游到了那海巖上,略一仰望,便腳踩亂石步步登高,一點點很堅持的

    往上爬去。

    等到終于采得那花,再落下來時,白衣已成了灰衣,看著他又要往海里跳,想要原路返回,這邊一個聲音著急的響起:“公子,我劃

    舟來接你也不算用法術。”

    龍女卿卿抿唇一笑,大聲道:“公子誠心也算證實了,就請用法術回來吧。”眾仙看不清他面具下的表情,隔著些距離,只似乎見他

    輕輕說了句什么,便再次跳進了海水中。

    將那一朵花遞向龍女之時,清麗而芬芳四散,睿卿卿接過:“多謝公子,公子辛苦了……”

    他薄唇一抿,道:“無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龍女卿卿心中一個激靈,這人是誰,怎么說話這么奇怪,這花只是尋常海中的花,又非牡丹,轉念一想,又放下心來,肯定不會有人

    認識她,她,她現在可是龍女,龍女啊!龍王的小公主。

    看著他的眼睛,無端端的她覺得有點心虛,只覺得那眼光似夕陽殘照里一線微光,似漫天浮云里一片飛雪,曖中帶著一點冷,涼中又

    含著暖暖春水。

    那座中緋桃卻開了口:“公子好魄力,何不取下面具一見?”

    那公子道:“在下惶恐,只是容貌曾被毀,如今獰猙難見人,恐驚了仙子,不敢造次。”

    緋桃冷哼道:“原來是個丑鬼,也配來此丟人現眼。”

    那公子微微一笑,并不答話。龍女卿卿卻怒了,過來親熱的挽著他的手道:“卿卿說話自當算數,就算公子貌丑,然在卿卿心中,卻

    比那雪蓮花還要高潔,比那凌霜傲雪的梅花還要卓絕,這種風姿使卿卿傾心仰慕,愿與公子碧海長空看皎月,露臺闌干共品笛。”

    那緋石訕訕的喝一口酒,不再答話,其余眾仙更知無望,也不作打算。只有緋桃意味深長的看了龍女一眼。

    那紅情對綠意道:“這龍女還算有點意思……”綠意斜他一眼:“你有沒有注意到她那雙眼睛?似乎很像一個人。”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