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3 羅襪塵生步

章節字數:3777  更新時間:14-07-09 18:4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東海龍王壽誕,遍邀天下,,聽聞新任魔君也會來,這一下有事沒事的大小仙都準備去東海,

    天界一統……魔界安定……八荒已定……四海升平……做神仙很寂寞的……終于有熱鬧可以湊了……

    東海海面一大早便一片飛馬,龍騰,風行云卷,川流不息,整個東海不是黃金草,就是玉琚條,入口處更是車水馬龍,熱鬧非凡,什

    么瀛海仙山、什么瑞雨和風,各色禮物填充了大半個東海。

    一大早,朱顏駕青鳥,閔惜兒騎鳳鳥,龍王早守候在此,看到朱顏來到,命蝦蟹不得聲張,屏退身邊眾人,忙忙親去迎了來,帶著朱

    顏轉過幾個宮殿,從碧水池往下來到一個暗室,此暗室無門,龍王親用仙法開啟,四面皆是厚厚透明水晶,從里往外望,一覽無余,

    一美貌蚌仙奉上茶,朱顏未曾開言相問,便見龍王先是對朱顏一拜。

    朱顏扶起龍王睿玦,詫異道:“龍王何意?”

    龍王起身道:“無事本不敢打擾凰兄,實因一事如鯁在喉,今借著做壽的名義,請來凰兄一議,萬望兄看在當年姐姐的份上,能夠相

    助,則死當瞑目。”

    朱顏目光帶著不解:“龍王何事如此?!”

    龍王道:“近幾百年來,我東海每隔幾年便失蹤一龍子一龍女,因我族人口龐大,初時我便沒注意,直到今年我小公主于碧浪池邊游

    玩,一日未歸,我本以為小孩子貪玩,特派我徒,辦事最牢靠的龍琦去接她回來,沒想到我在龍宮苦等幾日,七日后,不僅公主不見

    ,連龍琦也一并失蹤。我親去碧浪池,用仙法追蹤她的氣息,怪就怪在氣息全無,我尋遍四海,最后還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就這

    樣憑空消失一般。我悲傷之余,日日去碧浪池邊,盼著我愛女卿卿能奇跡出現,那一日因心神恍惚,在池邊失足陷入泥潭,撲進碧浪

    潭底,在潭底我發現一根金烏爪,凰兄當知這金烏爪是專門用來對我龍族斬首剔骨獲得三魂的器物,一旦三魂被剝離,就是我找上天

    帝,費盡我的仙身,只怕我卿卿神身也不再得全,這剝三魂之人一定擁有圣靈之石,不然焉能進我小公主之身!我心中當時一痛,想

    我小公主一定兇多吉少,后來,我便讓龜臣相去那曾失蹤過龍子龍女的龍族查訪,我自己也明察暗訪,果不其然,被我發現這些失蹤

    的龍子龍女都有一個共同點,龍子龍女之魂必是有三魂是帶有母體的特殊精血。”

    朱顏大驚失色道:“龍族三精魂?難道與上古禁術有關?只是現今八荒四海,還有何人練此陰邪之術?”

    龍王道:“圣靈之石,據說后來埋于刑天的眼睛中,如今看來,只能請兄去九重天上請九極紫薇仙人查一查圣靈之石的下落。”

    朱顏嘆息一聲,龍王拜下繼續道:“救我東海者,非凰兄不可。”

    又啟了暗室,仍是喚過那奉茶的蚌仙過來,手棒一做工精致蚌殼,取蚌中極薄一衣道:“這是我東海絕品,用千年鮫魚皮所制,綴絕

    品深海鮫珠萬顆,著此衣者,肌膚潤澤,體輕康健,容顏不老,邪魅不侵,若凰兄不嫌棄,請收此衣。”

    朱顏淡淡一笑,搖手道:“龍王不必客氣,東海絕品,我不奪你所好,再說,我拿來也無用,你且留著罷,此事我竟得知,也不會放

    手不管,且寬心。”

    兩人議事之余,閔惜兒百無聊賴,在室中漫步,見明鏡旁一寶鼎,小巧玲瓏,手觸則開,里面一幅畫名為‘卿卿行花圖’,那畫中少

    女,如一朵芙蓉,連風吹起的衣褶也栩栩如生,最近跟滴水學變幻術學得用心,常常捉弄人,幾天前變做朱顏模樣,連青鳥也沒認出

    來,將青鳥氣得三日沒有理她,今日見這美人,半掩海棠,半艷石榴,只是眉間一點新愁,不由得心道:“這愁是從何來,我偏要教

    她開心。”玩心大起,搖身一變,正好變成那畫中少女,對鏡一照,真是惟妙惟肖,便轉身想戲耍朱顏。

    不想龍王睿玦一見她,手中鮫魚衣落地,望著她熱淚縱橫道:“卿卿,你叫為父找得好苦!”

    她望著朱顏笑嘻嘻道:“師傅你看……”朱顏叱道:“惜兒莫胡鬧!”

    睿玦呆了一呆,慢慢止了淚,對朱顏說道:“凰兄莫笑,這扮上倒稍解了我思念之苦。”

    朱顏道:“惜兒有些造化,得青丘滴水親自教導變幻術,別的本事不見長,就是愛胡鬧。”

    睿玦又執那鮫魚衣道:“今日相見也算緣分,我不如就認個義女,我自當小公主對待,此衣也便算有主了。”

    朱顏神色微微一變,轉瞬即逝,沉思半晌道:“此事且待后議,今日趁著熱鬧,且讓她扮作龍女去試探一下。”

    睿塊道:“這…會不會太危險?”朱顏淡淡道:“無妨,我必不叫人傷她。”

    ——

    用面具掩了半張臉的夜夭,帶著喬裝過的紅情與綠意二妖來時,正遇門口一通擁擠,仔細看去,

    十八列仙侍分水而來,十八侍皆作赤甲,紅艷艷立于水晶宮前,隊伍分開,一騎天馬嗒嗒而來,

    眾目睽睽之下,萬種目光匯聚中,只見一長著四翅的天馬載著一個著銀紋錦袍的男子,烏發如緞高束于青玉冠中,氣韻尊貴,風姿卓

    絕,身邊一女子,黃衣閃亮,寶光流動,赤金步搖,搖曳生姿,說不出的明艷照人。

    龍王親迎于玉階前,嘴里念道:“緋石公子,緋桃仙子,大駕光臨,不勝榮幸……”云云。

    躲于人群中的夜夭與兩妖,看著那兩人及身邊的十八赤甲衛,

    紅情道:“好大的排場,不過是仗著個老妖婆!”夜夭面具后的雙眼看他一眼,冷冷道:“你現在是越來越會貧嘴了?不是小妖女就

    是老妖婆?”紅情縮縮頭,掩嘴悄聲對綠意道:“十八赤甲衛原本應該屬于公子吧?如果不是那老妖婆……”綠意狠狠瞥他一眼:“

    你不說話,別人不會當你啞巴了。但你一說話,別人只會當你傻瓜了。”

    紅情又看一眼那緋桃,再次多嘴道:“哎,看見她,我突然覺得妖女順眼多了。這美不美,果然是要比較的……”

    夜夭聽而不聞,對那兩人視若無睹,也不要人迎接,遞上請柬,不管那小廝見著請柬上仙名一瞬間驚訝的目光,自踏入殿內,龍宮正

    殿九條龍于殿頂飛舞盤旋,下面明亮亮一片,璀燦晶瑩,正是水晶宮,早已擺好白玉案,上了麒麟果,焚了丹犀香,夜夭找個無人的

    角落坐了,隨即便聽得一片珠動佩搖,捧著寶盒的侍女魚貫而入,眾仙依次而坐,只見龍王案邊并列一座,座中有大部分仙不認得朱

    顏,倒是夜夭見他在,面具后的眼閃了閃,下意識的摸了摸肩膀的印記。

    壽宴開始,金樽擅板,醉舞狂歌,道不盡那富貴堂皇,繁華喧囂……

    酒至半酣,只見那四根盤龍柱后緩緩濺出一片水晶,恰如那剛剛灑下的月色,正對著眾席,形狀似一個大盤。

    卻見那柱后娉婷出來一少女,腳踩凌波,足踏月色,羅襪生塵,衣袂飄然,輕盈如一片羽毛落入那水晶盤中,那盤周圍濺起細細流水

    ,如一道道水簾,將那盤中女子圍在正中,隔著朦朧水霧,只見她手中執的僅是一根尋常的發帶,隨著檀板輕敲,她將發帶一拋,這

    如行云,如流水,如紅蓼花繁,如清風習習,她似拋開了一抹亮麗的彩虹,又似拉開了一段折疊的流云,映著水晶水簾,自在飛花,

    春風化雨,那漫漫飛花輕而晶瑩,那絲絲雨絲溫而濕潤。

    隨著旋轉的舞步,她緩緩抬頭,這一剎滿殿的星輝盡入她眼眸,她目光輕輕的掠過一列眾仙,眾仙屏息中,只覺得她那目光亮得這整

    座堆金砌玉的宮殿都暗淡了幾分,那一色晶瑩引人追索,然而短短一瞬,如清越月光藏于云后,習習清風飄散,一舞已罷,一抹淡淡

    的光暈映上水晶盤,那少女蓮步踏破一池水波,一地月色,隱隱飄搖而去,空留一殿鏡花水月,無邊細雨,好夢難尋——

    眾仙早已看得呆了,而角落里的帶著面具的男子看到那雙眼睛,微微彎了彎嘴角……

    那緋石凝視著那女子消失的空盤,帶著微醺薄醉對上首龍王說道:“良辰難得,美景難逢,不知剛才舞者是誰?如此曼妙佳人,又作

    此驚鴻一舞,不知能否請來一見?”

    龍王笑道:“乃是我愛女睿卿卿,不敢得緋石公子謬贊,不過是塵俗之舞,聊供一笑。”

    緋石道:“龍王何不請卿卿姑娘同來慶祝今日這好日子,我們得見佳人,也不枉白來東海一趟。”

    “這……”龍王望向朱顏,朱顏掃一眼那緋石,微點了點頭。

    龍王道:“一見倒是可以,只是我這小公主生來養在龍宮,沒見過什么大世面,難免有些胡鬧任性,如有不當處,還請公子諒解…”

    睿卿卿出來時,已換過一身月白衣衫,未施脂粉,清新脫塵,她微微蹙顰,宛似清晨籠著淡煙的青山,那雙眸流動,又宛如秋日映著

    青山的溪水。

    緋石看得呆了一呆,萬料不到近看是如此絕色,心里喜得似有一雙手慢慢在撓,身旁緋桃掩嘴而笑:“哥哥也算閱盡天庭春色了,怎

    么一見龍女卻這樣一副呆樣子,如果真有意,妹妹去求了龍王,帶回去做我嫂嫂可好?”

    緋石低聲道:“我倒有此意,只怕那老龍王不肯……”

    緋桃冷哼道:“我們去求了姑姑,還怕他不肯?”

    緋石笑吟吟道:“你不是求了姑姑要嫁了那太子?如今如愿了嗎?”

    “你!”緋桃咬咬牙,自去一邊氣惱,緋石不理她,自舉杯向著龍女走去道:“不知能否有幸討得姑娘一杯酒?”

    “公子說哪里話,遠來即是客,能為公子執壺,是卿卿的榮幸。”龍女卿卿蕩起一抹清靈的微笑:“公子也嘗嘗我們龍宮特有的玉瑙

    仙髓,這酒神仙也難求。”說著皓腕輕抬,一抹玉液流進了緋石的酒杯,閔惜兒暗笑道:“早看到你那呆樣,不來招惹我便算了,敢

    讓我給你斟酒,給你下點玉瑙仙髓,讓你等會兒回去真正的做回神仙。”

    朱顏也不擔心,微笑著看閔惜兒的小動作,怕什么,捅破了天,他自會去補!

    座中諸人見龍女親自斟酒,又是神仙也難求的玉瑙仙髓,無不羨慕,只有角落里半掩著臉的男子冷笑著,帶著譏俏的目光望過緋石去

    ,那模樣,和看一個白癡差不多。

    酒過三巡,睿卿卿以手扶額道:“卿卿突覺得身體有些乏力,許是不勝酒力,且容我告退稍作歇息,公子慢飲。”也不看那緋石依舊

    目光灼灼,龍王喚來侍女陪伴而去,舉起了酒樽,勸酒道:“各位且盡興,龍宮已為大家準備了住處,且在此多住幾日,讓我盡地主

    之誼,請,請……”

    擅板輕敲,舞姬依次而進,眾仙收回神思,恢復神態,重新滿杯……

    一時間,醉醺醺,舞裙歌板盡情歡!鬧哄哄,春風得意且行樂!說不盡那盛景狂歡。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