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1 露橋夜聞笛

章節字數:2889  更新時間:14-07-09 18:4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3章月夜蕩舟,露橋聞笛

    兩人重新上了小舟,綠意蕩著輕舟到了江心,此時海面平靜,空氣中都是烤蝦的香味,閔惜兒道:“真香啊,紅情和綠意的手藝真不

    錯。”

    夜夭看了看那溢著香氣的蝦蟹,沒有說話,伸手在衣袖里掏出一片樹葉,吹了口氣放在水面,那水面又蕩出一葉輕舟,他對閔惜兒道

    :“走,我們去那船上坐,這船被他兩個弄得煙熏火燎,害得我酒也無興趣喝。”

    可憐兩個忙活一陣,還被嫌棄,綠意在心里咕嚕幾聲也就算了,紅情眼珠一轉拉過閔惜兒在船弦輕聲說道:“我們伺候公子慣了,你

    一會過去幫他烤條小魚,記得放上這個,這是公子最愛的了。”說著掏出一把長著細嫩葉子的草,閔惜對花草藥木最是在行,當下看

    了看,原來是蘼蕪,感嘆道:“原來你們公子還有這愛好。”

    紅情轉過頭陰惻惻的笑了一下,自去給夜夭準備酒。

    半個時辰后,

    “你放了什么?”

    “白芷而已……”

    “嗯?”

    “好吧,還有蘼蕪……”

    綠意得意洋洋在那舟上假裝劃槳,看著夜夭,夜夭面無表情的坐在那里,弧線完美的嘴唇上很不協調的粘著一片沒有切碎的蘼蕪。

    看著高貴的,俊朗的,冷酷的,一向風采奕奕氣質非凡有潔癖又對蘼蕪深惡痛絕無人敢于褻瀆的公子那難受的樣子,綠意忍著笑忍得

    臉都綠了。

    “……”夜夭好半天才吐出一句:“妖也喜歡香草?”

    “我不喜歡,但是紅情說你喜歡蘼蕪……”

    夜夭斜了一眼那邊小舟上的紅情,紅情正準備送酒過去,被那眼光嚇得手一個哆嗦,酒瓶不穩,碎裂在地,頓時滿舟中酒香四溢,夜

    夭瞇眼懶懶道:“費了我的好酒,回去就把你拿來做酒引子好了。”

    紅情垂頭喪氣的縮進舟中,不敢再回嘴。

    夜夭不動聲色的另端過一盤,緩緩說道:“聽聞魔界換新君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樣的人物。”

    閔惜兒道:“魔君還能是什么樣的?竟然統領我們妖魔兩界,肯定就是妖魔樣唄。”嘆口氣又道:“只是不知道天帝會怎么想。”

    夜夭瞥她一眼:“天帝怎么想?關我們什么事?”

    閔惜兒笑笑:“換魔君了嘛,天帝不會擔心魔界大亂啊什么的,不過,我對這什么魔君啊都不感興趣,天帝呢,我更不喜歡,聽說一

    千多年前,前天后剛遇不測,那天帝便立新后,為了新后,還奢侈的建九重天第一宮,名為瓊華,真是昏君啊昏君!”

    夜夭嘴角勾起,看不出是嘲諷還是想笑,幽幽問道:“你一個小小的妖,怎么連九重天瓊華宮也知道?”

    “我當然知道了,我可是對仙界歷史了如指掌,不過,說天帝做什么,我就是喜歡前天后,順便提起這個老頭子,順便……”

    “哦?你喜歡前天后,你確定這不是胡言亂語?你幾時出生的?”

    “我雖然沒有見過她,但是我讀過她很多傳記啊,雖然現在些傳記都被禁止和銷毀了,可是我手上有一本她寫的毒理哦,聽說她還有

    一本醫理的札記,可惜我無緣得見,所以我只懂毒,不懂醫,現在肯定整個九重天也找不出她的任何東西了罷!”

    閔惜兒長長的嘆息著:“可恨新后讓天帝貶了太子,聽師傅說,那時候太子才幾歲,也就比我多出生六七年,現在也不知道那失去母

    后的太子怎么樣了,一千多年了,肯定是心里凄苦難言吧……”

    夜夭突然沉默下來,目光移向那魂海,將手中的沉水香一口飲盡,酒液入喉,沉重緩滯,帶著心口都痛了痛。

    看了看那邊舟中睡得正香的紅情與綠意,他站起來對閔惜兒道:“夜已經深了,你回去歇息吧。”

    閔惜兒點點頭,夜夭收了舟,看著她踏過露橋回了房,他自疾飛而去,尋到一處樹枝,幾個起落躍了上去,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樹

    葉頂端,此時正是蟾月娟娟,那銀盤像是用水洗過似的,清澈又明亮。

    回房的閔惜兒輾轉反側沒有了睡意,她推開窗,放眼望去,明月清風,不染點塵,深深的吸一口氣,一山一水,通透舒爽,果然是蓬

    萊仙境!

    夜風中遠遠的一陣塤音傳了過來,低沉委婉,初聽猶如鳥困籠中,重重山戀,疊疊夢影,欲飛難飛。慢慢的樂音緩了下去,譬如掙扎

    得累了,心亦倦怠,再往后聽下去,卻是慢慢昂揚了,好似心情變得舒暢了,未了再一個高音,猶如籠開鳥飛,直入白云深處,從此

    天高海闊,多么美好的憧憬。

    一塤畢,似乎心里的怨恨漸漸的化為嗟嘆,夜夭躍下樹枝,閑庭信步,且走且思量,微風中卻吹送來一縷笛音,先是低柔,初聽如夜

    半無人溫柔私語,采采流水,蓬蓬遠春,嗟嗟紅顏。慢慢的兜兜轉轉,像是附和著他先前的憧憬,滿滿都是纏綿繾綣,越往后越明亮

    灑脫,似碧溪垂釣,乘舟夢日,蝴蝶曼舞,失意中的希望。

    一曲畢,閔惜兒將玉笛收進香袋,開門沿著露橋慢慢行去,天就要亮了,不如就著清瑩碧波,好好自在松快一下,行到露橋南面,見

    前面一抹影子從身邊飄過,沒有實體,像是一陣煙,又似一口氣,更像一團霧,裹著一團綠光緩緩移動,雖覺詭異無比,但她還是看

    到了那帶著綠光的影子中抽出的一支箭,箭頭正對著前面樹林中一個靜立的人,閔惜兒抬頭一望,卻是夜夭。

    她大驚之下,想也沒想,傾心全力朝著夜夭飛撲了過去,那一線綠光,激射而出,穿過她的肩膀直奔夜夭心口,

    夜夭醒覺,伸手抱過她,衣袖一揮,除了一團綠色粉霧四射綻開,夜寂寂,人悄悄,不見任何蹤跡。

    那箭頭離夜夭的心口僅差一毫米,閔惜兒低頭看了一眼那箭,道:“還好,沒有傷到你……”話未完,便覺身子一軟。

    抱著閔惜兒去小舟上喚醒紅情綠意,兩妖慌忙問:“妖女怎么了?”就被夜夭的臉色嚇住不敢再多嘴,趕緊隨著夜夭回到小屋。

    夜夭點指封了她的穴,再看她整個肩膀已然腫起,那箭頭的毒液,沾血即入,他撕下自己的衣袖將她肩膀以下勒緊以防毒液侵體,紅

    情取下箭來,閔惜兒在牽扯之下疼痛,睜開眼睛就看到夜夭裸露的手臂上像胎記一樣的一枝桃花,不覺呆了一呆。

    見她醒來,夜夭目光里翻涌難言的情緒:“為什么要替我擋那一箭,他們是針對我來的,與你何干,你不知道妖血沾這毒即死嗎?”

    他的手抖動得厲害,帶動著撕開的衣袖露出肩膀上一枝紅色的桃花,那桃花也顫抖著,卻能看到鮮艷的火紅怒放著。

    紅情道:“公子現在也是妖身,如果不是妖女替你擋一箭,后果也不難想像。”雖然仍叫著妖女,看她的目光卻多了絲感激。

    此時的閔惜兒并沒有聽出紅情的話有什么不對,她整個嘴唇都一片青紫,然而還是嚅動了一下,想要笑著安慰他:“我不怕毒…以前

    經常拿毒藥當飯吃…幸好不是你……”又指指腰上所系香袋,夜夭趕緊解下來,看她倒出一顆藥丸出來吃下去。“你別擔心,我現在

    不是沒有死嗎?”

    夜夭也知道她隨身所帶藥丸有奇效,臉色稍霽,他慢慢伸手,似乎想去撫她如絲綢般滑軟美好的烏發,手指將要觸及她頭發時微頓了

    下,終究放下手,改為點了她的睡穴,輕聲道:“好好休息一下,我準備一下,馬上帶你回去療傷。”

    將門帶上,喚過紅情道:“這里離舅舅封地不遠,你去請他來一趟。”紅情答應一聲自去了。

    綠意問:“公子妖身下界在九重天也不過幾日,他們這么快就動手了?這次是什么人?”

    夜夭沉吟一下:“這種只是用氣凝聚,用意念移神來控制毒箭,四海之中除了貳負再沒有第二人了。”

    “你是說那人是貳負?當年貳負和臣子危合伙殺死了窫窳神。天帝不是把貳負拘禁在疏屬山中,并給他的右腳戴上刑具,還用他自己

    的頭發反綁上他的雙手,拴在山上的大樹下嗎?怎么會是他?”

    “天帝只關押了他三千年,后來天后求情,天帝便放了他。”夜夭眼眸里似乎結了一層霜,綠意道:“先回源泉山吧。”夜夭點頭,

    轉身欲帶閔惜兒走,這一開門,卻發現她不見了。

    (月榭攜手,露橋聞笛,什么時候她就這樣走進了他的心里。)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