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4 沃野收鳳鳥

章節字數:2760  更新時間:14-07-09 19:43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行走于深山中,陽春三月,處處鳥語花香,山谷中,忽聞水聲,閔惜兒抬頭一看,一面懸崖,足足有三十米高,山頂一條飛瀑,那一

    汪泉水正是從瀑布側面流下,水質澄清,難得的是有熱氣蒸騰,她左右看看,不似有人來過,設個結界,跳入水中,水溫適宜,說不

    出的暢快,這一戲水,大半天的時間過去了,她戀戀不舍的出來,從袋中掏出幾件衣服,選了選,換過一套淺綠色的衣裙,正配這滿

    山好風景。

    正欣賞自己的新衣服,突聽得草叢中有異動,一只大鳥走了出來,渾身散發著五彩光芒,只見它形體甚高,目測約有七尺,長著細而

    長的頸脖,背部微微隆起,喙如雞,頜如燕,每根羽毛上皆有花紋,尾毛分叉如魚,足腳甚高,那腳掌卻大而且赤紅,看上去倒像踏

    著兩團火焰樣的祥云,體態如鶴。

    它正旁若無人,步態倨傲的走向那汪泉水,伸喙將那泉水咕咚著喝得不亦樂乎,惜兒差點叫起來,那,那是她的……洗澡水也,那鳥

    喝足了水,口里發出“足足”的叫聲,似乎很是滿意,它抬眼似乎看了一眼她,隨后便翩翩起舞。

    閔惜兒好奇的看著它,猛的覺得自己袖子一沉,往后一看,卻是那日在客棧救她的那面帶桃花的公子,此時他正將食指放在唇上:“

    噓”,示意她伏下身來,不要說話。

    兩人臥在草地上,閔惜兒看著他,他瞥她一眼,低聲道:“這是鳳鳥。”惜兒眼睛一亮,聽師傅和青鳥的故事太多,卻不想自己也能

    遇到鳳鳥,傳聞鳳鳥雌雄鳴叫不同聲,雄曰“即即”,雌曰“足足”,聽剛才那叫聲,這一定是雌鳥。

    她正胡思亂想,夜夭手中已經幻出無數藤蔓,那些藤蔓沿著地上的青草朝著鳳鳥而去,那鳥正舞到高興,兩只腳掌已被纏上,它一受

    驚,往左右一撲騰,夜夭已站了起來,快速使個法術,空中落下一張網,將那鳳鳥網在了網正中,閔惜兒也站了起來,問他道:“你

    這是做什么?”夜夭說:“沒看見嗎?我正要收服它!”閔惜兒見他這樣,笑著道:“喂,你這個蠻人,難道你沒有聽說,鳳鳥脾氣

    最大,性子最是烈,你這樣用蠻力對它,只怕它不會聽你的。”

    夜夭抬起手,正要說話,那鳳鳥已經“足足”一聲,腳上藤蔓被它掙斷,那網也被撕裂,夜夭看著不妙,人已經到半空與它糾纏到一

    起,閔惜兒急著喊他:“喂,你別傷它啊。”

    那鳳鳥兩只大腳卻伸出了利爪,閃電般奔向夜夭心臟,夜夭在空中一個翻身,手中亮出桃花扇,將它逼向懸崖,桃花扇像一柄刀,正

    劃過鳳鳥的大腳,鳳鳥不勝疼痛的仰頭長嘶,翅膀一扇,拼命的啪嗒啪嗒拍打著山壁,將堅硬的山壁打得石屑飛濺。

    空中落下幾片五彩羽毛,鳳鳥被折騰得渾身的羽毛都豎了起來,再次伸展翅膀沖向夜夭,這一伸一展間,快如閃亮,亮似流星,夜夭

    回首,將一把扇子舞得滴水不漏,團團的白影包裹住了鳳鳥,幾個時辰過去了,鳳鳥力氣用盡,嘶鳴一聲就要往崖上撞去,夜夭料不

    到它寧愿死也不愿被強迫,正要再施一張網將它網住,眼前一個人影已中途沖出來將它抱住,一人一鳥都落入了那汪溫泉中,一時間

    水花四濺,等那鳳鳥馱著閔惜兒從水里出來的時候,她已經整個兒被迫再次洗了一次,就連頭發尖也滴答著水珠。

    夜夭看著她,被水打濕的淺綠色的衣衫半透過陽光,像蝴蝶揮舞著輕盈的翅膀,如若不是她這種狼狽樣,他一定好好嘆一番這芙蓉出

    水,再加一只鳥,真是別有風情!

    她卻顧不得此時全身濕透,將那鳳鳥脖子摟住,慌慌張張的問:“怎么樣怎么樣?沒有事吧?你怎么那么傻呀?打不過就跑啊,怎么

    會去撞崖?真是笨死了,要是我,才不要你這種笨鳥呢。”

    她表情豐富,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嘟嘴,還一邊數落著它,一邊就從它的脖子落在了它的背上,鳳鳥看她一眼,歪過頭去,伸出雙翅

    一抖動,閔惜兒毫無防備的被甩了出去,正好掉在夜夭的腳邊,抬起頭來無辜的看看他,滿臉泥土中透出那雙清亮的大眼睛。

    “哈哈哈……”,夜夭終于繃不住,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

    這一人一鳥都被他的笑聲嚇了一跳,鳳鳥眼睛動了動,似乎翻了個白眼,閔惜兒離著他近,站起來,詫異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又

    伸出手捧著他的臉,摸了摸那個笑容,眼睛瞪得大大的,直愣愣的看著他,嘴里喃喃的說:“原來你也會笑啊?我還以為你面冷心也

    冷,從來不會笑呢。”他惱怒的推開她的手,眼睛一瞇,冷冷的看她一眼,她撇嘴:“又來了,這么冷的眼神,怎么?想吃了我嗎?

    笑一笑又不會少塊肉,沒事冷著個臉做什么……”

    他滿臉黑線,不僅言語上調戲他,還、還動上手了。

    他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道:“你要是再摸我的臉,我就將你的手指一根根折下來。”

    閔惜兒不為所動,撇嘴道:“有什么了不起啊?這么兇。”,又往自己臉上胡亂摸了兩把,去水邊重新洗了個臉,又施個法術將身上

    衣裳都弄干,見夜夭看著她,對他展開一個燦爛的笑容,說道:“我是妖,你害怕嗎?”

    夜夭故作驚訝狀:“什么?原來你是個妖精?”心里卻覺得怪怪的,看著她俐落的換了一身新衣,總覺得她這個法術非但沒有妖氣,

    反而有點像……仙術?閔惜兒看著他:“是呀,妖精怎么了?為什么你們聽到妖精就害怕,喊打喊殺的,看到仙就磕頭,恭敬得不得

    了。我覺得妖精和神仙,其實也差不多嘛。”

    他聽著她的妖仙論,戲謔道:“那么你是什么妖?”閔惜兒看看天色,不理他,又要往鳳鳥背上爬,鳳鳥警覺性的往旁邊躲閃,卻并

    沒有飛走。閔惜兒解下身上的袋子,從最底部掏了半天,終于掏出一條小妖蟲,那是青鳥的零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了,鳳鳥歪著

    頭瞅了一眼,不屑的轉過頭去。

    夜夭說:“你不說我也知道,一定是花草木石之類的小妖。”閔惜兒停下來,失聲問道:“你怎么知道?”

    夜夭心里早笑出聲來,沒想到自己隨便一猜,竟然猜對了,這個小女妖身上的清香味,果真是花草之類沒錯,面上卻不動聲色,故作

    高深狀:“因為我們也差不多,我也是妖精,我是桃樹精。”

    閔惜兒詫異道:“原來你竟然也是個妖精!只是我覺得你看起來真不像是妖,倒像是……”她又停下來仔細看他,夜夭一眨眨的看著

    她的眼睛,問道:“是什么?”

    她一笑,半晌說道:“大概是我的錯覺吧,我能知道什么,不過師傅平常說說而已,我也不懂。”夜夭心中一動,正待開口詢問,那

    鳳鳥卻不知道何時在她身邊嗅來嗅去,又用嘴銜著她的衣袖,她很自然的伸手撫摸它的羽毛,鳳鳥低下頭來在她的胸口蹭了一下,那

    衣領口卻突然閃出一片紫色光芒,鳳鳥似有些迷糊,退了兩步,還是將頭在她手中蹭了兩下,才在草地上伏下身來,一幅溫順的樣子

    ,閔惜兒奇怪的看看它,問夜夭道:“它是在邀請我?”她試探著往它背上爬。

    夜夭大驚,鳳鳥非遇仙者之氣,或者不能臣服。看這鳳鳥,是聽命于她了,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因為她背對著他,所以也沒有見

    到她領口中閃出的那一點轉瞬即逝的光。

    她騎在鳳鳥背上,說道:“我給你取個名字,就叫‘鵔’,以后就叫你阿鵔,可好?”搔搔頭又納悶道:“你到底是會說話還是不

    會說話?”

    又轉過頭來問夜夭:“你叫什么名字?現在還不能告訴我嗎?”

    這小女妖,倒是越來越讓他覺得有趣了。他挑挑眉毛,很自然的凝視著她,目光中不由得多了一些意味深長,過了一會兒才慢慢答道

    :“夜夭。”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