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書漫卷。  40. 秀才遇賊

章節字數:3246  更新時間:12-09-19 12:3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姐姐,明明說的是明日一早動身,為什么今晚要先行一步,讓錦辰斷后?”對于簡心說過的話卻并未實踐,子湘抓耳撓腮都想不明白。向來便是個急性子的她,在這些方面從來就不太喜歡藏著掖著,所以,一尋著了機會便立刻要問個明白。既然是要走,為何還要留下錦辰善后?姐姐有其他的打算么難道,她只知道今晚離開之前姐姐吩咐了錦辰留下,但卻并沒有讓她知道錦辰留下是干什么。

    “為了,給那人一個驚喜。”還沒有結果,她只能告訴子湘她的想法,卻不能給肯定的答案。她這般做,只不過是為了引出那個人而已,也為了,給那個人一個驚喜。所以,她還不能告訴子湘她的完整想法。說罷,便伸手抱起了在她身旁的軟墊上玩得正歡的幼兒。那孩子每一次被她抱起都會特別開心,只要是她,就會出奇地高興,這樣的現狀,讓一直照顧他的子湘都有些吃醋了。

    “你說是嗎?小寶貝。”離開時,不知為什么,簡心心底總舍不得這個孩子,所以,她也將這個孩子一并帶走了。盡管子湘阻止她的行為,但她還是按照自己的心做了這事。自然,帶走這孩子的事她沒有和村長商量,她想,村長也并不會介意,畢竟她來時,村子里的人對這個孩子的態度,是愛也怕。所以,她帶走這孩子的話,想必對村子是好的吧。即便村長不同意,她也已經做了這事兒了。無論怎樣,都是她賺了而已。

    “姐姐……為什么小寶貝只是霸占著你……”子湘嘟起了紅艷艷的唇瓣,看得簡心懷里的幼兒眼底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那速度很快,簡心看不見,子湘也沒有發現。二人只顧著說著話,并未注意到懷中的幼兒的異狀。

    “吁~”

    “姑娘,前面有人攔了我們的道。”蒼老的聲音透過布簾直抵內里,她們離開時還帶著老頭一塊兒離去,因為——除了老頭和錦辰,他們四人中沒有人會駕駛馬車,更別提她懷里的這個小東西了。老人說話時,馬車如來時那般給一個閃,簡心早有對此早有預防,故而再次出現這樣的突發狀況時并未如上次那般狼狽。她抱著幼兒仍舊穩當地坐在軟墊上,腰里纏著白色的絲綢,絲綢的另一端系在了身后的某處物質上。懷里的孩子對其似乎并不驚奇,這般行為他也并未被嚇著,仍舊在簡心懷中快樂地玩著自己的東西——那條一開始就被簡心送給他的絲絹。

    “什么事老頭。”簡心一時不便,便以眼神示意子湘掀簾而出探明外面的情況。簡心在馬車內等候,似乎聽見了外面的說話聲:

    “死東西,大爺我看上你家的那串夜明珠是你的榮幸,還不將你手中的夜明珠乖乖送到大爺的手上?大爺我心情一好,說不定就饒你一命,要是不乖乖合作,哼——”左眼被黑色的皮革給遮住,皮革兩端的黑色絲線圍著腦袋捆了一圈,身材壯碩手持一把泛著光亮的大刀,一臉兇神惡煞地盯著似乎書生打扮的男子,那男子手中死死抱住一個布藍色的小包,大概,包中所包裹之物,便是這所謂的‘大爺’口中的夜明珠吧。

    “我……我不會給你的,就是死也不會給你。你想要?不可能的,士可殺不可辱,若是我今日給了你這等傷天害理的強盜去,我祖先泉下有知,也定然不會放過我這個不肖子孫后代的,你……你想都別想。”雖然書生這樣說著,但明顯身體的顫抖顯示了他心中的那股害怕。誰不知道,一旦惹惱了土匪,他可不管你是誰,哪家大少爺就一刀給你弄到身上去了,到時候,莫說什么夜明珠了,命都沒了。

    “是么?看不出來你這個窮秀才還有點骨氣。大爺我今天心情好,要是你乖乖交出來,大爺我保證今日饒你一命。”

    “對,饒你一命,我們饒你一命。”前面的單眼兇神惡煞的大漢一說完,后面便有一兩個小嘍羅重復起了大漢的話,生怕那瑟瑟發抖地書生聽不見似的。這便是明顯的狗仗人勢而已,子湘在馬車的車簾外便見到了這一幕。只不過,現在她可沒打算管這閑事兒,這事兒和她無關,為何要管。行走江湖,最忌諱給自己攬上麻煩,而她從來將這個宗旨貫徹到底,所以,對這樣的事情早已屢見不鮮,也就并沒有所謂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熱情了。

    “丫頭,你看那群大漢對那個書生會下手么?”這邊廂,對于子湘并不拔刀相助,而是一旁暗暗觀戰的態度老頭早已知曉,從第一日交手開始,這個丫頭就讓他見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便聰明地不會去問這丫頭為何不去救援,而是觀戰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八個字,從子湘的口中清晰地吐露出來。短短的八個字已經說明了她的態度了,錢財對于某些人來說是一文不值,但對于某些人來說,錢卻是個好東西。比如,對于她來說,對于姐姐來說。而這群大漢,想要的恐怕不只那個夜明珠吧。光那大漢那身的衣裳便能敲出非富即貴的模樣,想必是扮作這土匪模樣的吧?而這是何人指使他對那秀才之物志在必得的手段,便是那大漢的幕后之人了。

    “是么?看來你這個丫頭年齡小,想法倒一點不顯生疏。”老頭笑著便習以為常地伸手捋自己下巴上的白色胡須,卻落了個空,立刻便想起自己這多年續集的胡須卻為那小小孩子給拽掉了許多,為了以后不被那小孩再拽,自己已經狠心剪掉了許多了。如今,要再次長出來,想必又得多少年了吧?有些無奈地笑了笑,便再次說道:

    “那大漢還未動手,不過,看來是就快了。要通知錦毓丫頭嗎?”他故意將聲音說得讓車內的那個正和孩子玩得歡的女子能聽到的大小,臉上的笑容至始至終都未曾改變過。不能捋胡須,他便該行捋自己手中打馬的馬鞭。一邊細細地捋著,一邊心底將今日的故事發展給預料一遍。

    “老人家,是何事攔住了我們的路?”果然,那車內的簡心已經放下了孩子,掀起馬車上的布簾探出頭來詢問情況。在車內便聽到外面似乎有些聲響,聽起來似乎人數還不少,而稍后又聽見這個老頭故意說話的聲音,她便知,今日若是不出面,這路怕是走不了了。

    這邊的三人還在了解狀況,那邊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我說你個窮秀才,我們大當家不是剛剛說了嘛,讓你小子交出你懷里的寶貝,就饒你性命,你怎地還這般執迷不悟?還想我們大當家賞你一頓?”說話的人是一直在那大漢身后一直在瞧著這一幕并未開口的身材欣長的男子。他的頭上用發簪輕挽出一個男士發髻,手中把持著羽毛扇,待大漢手下的小嘍羅吼完,他便自大漢身后走出,直接走到了大漢面前。奇怪的是,大漢似乎并不覺得有什么被冒犯的,還親自給讓開。

    “我……我不會給……給你們的,要殺就殺,這是我祖先傳下來的家傳之寶,如何能葬在我手中?”說得久了,再有耐心的人都會被磨得沒了耐性,書生便一臉誓死如歸的表情看著出來幫襯場面的羽扇男子,手中仍舊死死地抱著包袱。

    “軍師……軍師……我看殺了算了,這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啊,我們要是殺了他拿過來也是一樣的啊。您說是不?”似乎,對于自家的大當家對這個被稱作軍師的男人這樣的尊敬都已經習慣,所以,大當家這般禮賢下士的模樣并未讓小嘍羅們感覺到任何不適,倒是一旁被樹林擋住的馬車上的三人略微一愣。而后,便了然一笑,那個叫做軍師的男人便是這群大漢中能做的了主的人,想必。

    那書生被這些人喊大喊殺的模樣嚇得雙腳都在發抖,卻仍舊一臉視死如歸不松手的模樣。大概是逃跑的過于慌亂,頭上原本挽好的發髻都有些凌亂,身上的長衫也有些不整齊地擺在明面上,這個時候他卻并沒有想到什么子曰孟子之類的,什么德行必須怎樣之類的。連性命都已經被危及到了,想什么都不管用。

    “不,大當家不可。若我們此番殺了這書生性命,他手中那夜明珠你得到了也是沒有辦法得到你想要的東西的。”這話,說得極其繞口,但卻是真話。他們想得到的并非那顆夜明珠,而是那夜明珠所擁有的東西,這東西便是他們的主子要他們得到的東西。只不過,這東西只有這個看似軟弱的書生知道,但這書生似乎不肯說。

    “那,依大當家看,我們應該怎么辦?”大漢便恭敬地對著被稱作軍師的男人作了一揖,謙恭地請教著。

    “依我看,這書生家中似乎還有八十老母親,你們可取此法。切忌,不可傷其性命,否則我也無法了。”話落,那大漢如同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一番,立刻便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大手一揮:

    “小的們,按照軍師的指示去做。”便有為數不少的小嘍羅已經朝著另一個地方而去了。而那書生,在聽到這個命令時,明明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卻如同被抓到了痛楚一般,無法反抗時只能大怒地看著那大漢,一邊說著他卑鄙無恥的話。

    (公子說:真正滴主人公出來鳥。嘿嘿猜猜女主會救下男主么?今日章節來鳥,繼續求……)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