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章節字數:2072  更新時間:15-04-03 17:0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由于我們這邊也來過兩次剿匪的隊伍,他們都是好事不做,專門欺負老百姓。所以這邊的居民是聽見兵就怕,見了兵就躲。對待解放軍也是如此。雖然解放軍部隊的紀律嚴明,但是老百姓不知道,所以看見了解放軍他們就躲。在解放軍沒來到湘西之前,土匪就宣告過:“共產黨,共產黨,他們就是共產共妻,見男子就殺,見女人就要帶走。如果誰和共產黨打交道,就殺了誰的頭。”所以解放軍初到這邊時,吃了很多苦,做事也不方便。

    解放軍派了大量的偵察人員暗中偵察敵人,他們化妝成為各種各樣的人,但是都沒有成功。他們沒有成功的原因是說話口音不一樣,雖然土匪大都沒有什么文化,但是他們也是受國民黨招安的人,土匪的隊伍中免不了有國民黨的人,那些人都是見過些世面的人,哪里是那么好唬弄的。有的解放軍偽裝的并不好,他們一看就知道你是敵人。所以很多的偵察人員都被殺害了,走脫的少之又少。

    桂革爭看見這個情況后,就派我母親去搞偵察。原因有二,其一我母親是本地人,別人不知道她的身份,二來我母親個子小,雖然十六歲了,可是看起來才十歲多一點的樣子。桂革爭還教我母親化了妝。她每次外出偵察時,都會化妝成為一個要飯的叫花子。臉上抹上黑,頭發揉亂,背上爛背簍,右手拿碗,左手那棍子,衣服破破爛爛。聽母親說她那時的樣子是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母親憑借著這身裝扮走遍了湘,鄂,川的邊境,沒有出過事,情報也打探到了不少。摧毀的敵人據點有多少她自己也不清楚。桂革爭評價我母親說:“可惜的是你沒有讀書,讀了書不知道以后你會成就多大的事。”

    母親對我說,做事情死板硬套你是做不好的。要靈活機動,隨機應變才行。

    母親化妝成叫花子去偵察是很容易的事情。當你問人家土匪在那里時,別人都會告訴你。你是本地的口音,說的是本地的話,就是你不去問別人,好心人看見你一個人也會提醒你一下的。比如說,你是才來的要飯的人,哪里有土匪,哪里有解放軍,哪里在打戰,哪里是土匪藏身地去不得等這些事情好心人都會提醒你一下。畢竟都是窮苦的人,能幫則幫嘛。

    范代招從不敢到賈田來,他知道來賈田的利害之處,就送給我母親一封信叫我母親送。母親經過偽裝以后來到賈田田家寨上。當時的解放軍就駐扎在這里。母親還沒到門口,哨兵就說:“老鄉趕快離開,這里面不能進去。”母親就是卯著勁兒的往里面沖,他們就拉住母親不放。母親沒辦法就說是找首長,他們才松手。母親來到門口大聲說:“好心人給點米吧。”一個站崗的兵就問哨兵說:“你怎么給她放進來了?”哨兵就說:“她說她是找首長的,就放進去了,你看她不就是一小女孩嗎?沒事的。”首長聽見說是找自己的,就走了出去忙問是怎么一回事。哨兵就把事情給他說了。母親確定了他就是首長,就背對著那些兵,把右手和碗一起送到首長面前露出來三根針說:“給點飯吃吧,大人。”首長看見了那三根針一把抓住我母親的手就往屋里面走,邊走還邊說:“給討米的搞飯,給討米的搞飯。”首長這樣叫是為了掩飾母親的身份,也是為了母親的安全著想。因為那個時候,敵中有我,我中有敵,內線是相當的多的。到屋里面以后,母親交了情報。他讓我母親洗了臉,要飯吃飯,要玩就玩,母親坐了一會兒,怕被人懷疑,還是走了。母親走之前,還是化妝偽裝成了叫花子。

    母親出來以后,居民看見了就問我母親是怎么進去的,說那里面都不讓一般人出入。母親就說:“我是討米的苦命人,那里有吃的我就去那里,至于他們怎么讓我進去的我就不清楚了,要不你去問問他們吧?”事情辦完了以后,母親就回家了。快回到家后,她又把臉洗干凈,頭發梳理好,不能讓家里的人知道,更加不可以讓寨里的人看見。那個時候母親的家住在班井張家坡的最上面,只有幾戶人家,做事情非常的方便。

    解放軍的駐地有很多地方是母親搞不清楚的。母親經常會看見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說最讓母親難以理解的是:他們駐地房子的每扇門上都會掛松柏的樹枝。這個是做什么解釋?母親說她一直都沒搞明白。

    母親第一次參加戰斗是在賈田村馬子溝那個地方。母親知道土匪都在那里休息。就把解放軍帶到那里去。但是解放軍為了不驚擾到土匪,就只能在山梁上,在山梁上不好偷襲。就用機搶扣掃,用步槍打。但是離得太遠對土匪造成的威脅根本就不大。土匪見子彈離得遠也不害怕。母親說子彈在頭上發出咻咻的響聲。解放軍把母親拉在身后,自己則往前推進。在母親生活的那個年代,應該是從小就經常聽見槍聲的,但是母親說那次真槍實彈的就在自己面前,要是不害怕那就是神了。母親說她當時嚇得渾身發抖,雙腳動彈不得。由于解放軍訓練有素,槍也打得準,當他們打倒一些土匪之后,土匪全都跑了。當解放軍追到對面山梁上時,土匪都沒個蹤影了。

    在山上跑或者是逃跑,那可是湘西土匪的強項。母親說她那個時候才十六,但是在山上,連解放軍都跑不過她。母親個子小,從小吃了很多的苦,就是個在山上長大的娃子,解放軍大都來自北方,對地形不熟悉,跑不過湘西這些山里長大的人了。

    通過那次戰斗母親知道了什么是戰爭,一個人由生到死就是那么的快,血是那樣的紅,受傷后是那么的痛苦。一個人一旦參加了革命就意味著什么。

    母親回到家總是感覺不舒服,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但是母親沒有退縮。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