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節字數:3405  更新時間:10-05-14 00:3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連續一個禮拜,煞姐還是堅持接送著大東上下課。只是每天早上,煞姐不是直接等在大東家的門前,而是停留在大東停放機車的拐角,手里依然會拎著裝著便當的多啦A夢袋子。看著大東走到機車前,將便當交給大東,自己便走到街邊攔下計程車,一路跟著大東上學;只是除了禮貌性的早安和再見的問候,兩人再也沒有多余的談話內容;只是每天默默的跟在大東身邊送大東回家的時候,老是喜歡攀著大東手臂的雙手再也沒有過類似的動作;只是以前口口聲聲稱大東是自己男人的煞姐,再也沒有對外人提過這樣的話題。

    不知不覺中,大東也習慣了。早上去牽機車的時候,會主動接過煞姐手上的便當盒,下課后也會自然而然的等煞姐一起走,放學的路上因為不趕時間,大東也故意不騎機車和煞姐,亞瑟,小雨一起走著回家。偶爾在路上被熟人碰到,看到煞姐走在大東旁邊,熟人總是會調侃煞姐是大東的女朋友,而每次都是不等大東回答煞姐就直接說只是朋友而已。聽到煞姐這么說大東心里總感覺有些奇怪,他也只是當自己不習慣煞姐對自己的新稱呼而已,大東沒有去深究。只是大東自己不知道,自己掙扎在這樣的習慣和不習慣中的狀態,是會上癮的。

    自從煞姐從大東嘴里親口聽到他說他喜歡的是安琪后,煞姐就再也不敢在兩人的關系之間逾越一步。因為她怕了,她怕再次被大東拒絕。雖然知道大東喜歡的不是自己,但是自己就是放不開。煞姐是任性的,從小到大沒有人真正的管教過她,有很多大道理她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努力去爭取,如果不努力,什么都不會是自己的。于是她選擇了這個最笨的方法,默默付出,她堅信,只要自己一直付出,總有一天大東會回頭看自己一眼,此刻大東不要拒絕自己的接近,比什么都重要。她不管這樣的付出會不會有回報,她只覺得如果讓她現在離開大東,自己又會回到離開終極一班的日子,每天承受看不到大東的痛苦,她不要這樣的感覺,所以她寧愿選擇默默得站在他身邊支持他,遠遠的看著他。

    今天自戀狂和小雨有事先走了,剩下了自己和煞姐單獨走在回家的路上。大東推著機車,看了看身邊不聲不響的煞姐:“煞姐,其實你真的不用每天這樣辛苦送我下課的,你看這不每天好好的么,你。。。”

    “大東哥,你告訴過我了你喜歡安琪,我也知道了,但是請你不要拒絕我跟在你身邊好么?”煞姐以為大東要拒絕自己的陪伴,趕緊打斷他的話,甚至不敢看著大東的眼睛,眼神向著前方說道:“你喜歡安琪,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而我喜歡你那也是我的事,與你無關。只是希望你不要阻止我陪伴在你身旁,我不會打擾你的,就像這些天一樣,不是很好么?”

    一臉真誠的樣子看向大東。不要拒絕。。。千萬不要拒絕,天知道煞姐花了全身的力氣才努力不讓此時心中的波濤洶涌顯示在臉上。

    大東聽著煞姐的話,心底沒來由得一陣悸動。好像是這樣呢,安琪在美國還沒回來的時候,自己不也是默默的收藏著她寫過來的所有信件,甚至每一封都熟背出來,但就是沒有讓她知道。一句我喜歡你那也是我的事,與你無關。簡直就是大東當時的心情寫照,而現在的煞姐和當時的自己真的好像。“好吧,我不會再拒絕你了。”明白了煞姐此時的心情,是再也無法將拒絕的話說出口了。

    “其實除了安琪,我也很想雷克斯呢,”看著煞姐松了一口氣的樣子,大東不再沉默不語,主動尋找著話題:“他后來在大戰黑龍的時候也幫了不少忙,現在不知道他在那里,好不好。”

    “他這樣對待你和安琪,你不怪他么?”煞姐問道。

    “不怪,那次從醫院出來后就沒有怪過他,但是他自己離開了,我還一直想要找他回來,”大東對著煞姐笑了笑,繼續說到:“其實我怎么也想不通,雷克斯家里雖然很有錢,但是他父母從小就不在他身邊,自從認識我和安琪以后就只有我們兩個朋友。就算他喜歡安琪,也可以正大光明的追求她啊,為什么會有那么偏激的想法呢?這樣會直接失去兩個他僅有的朋友呢。”

    聽到這里煞姐悠悠的說了句:“因為害怕失去。”

    “什么?”大東沒有明白煞姐的話,這樣激烈的手法不是更容易失去么?

    “因為害怕失去,所以不管用任何手段也要將自己喜歡的東西留在身邊,即使毀滅,也在所不惜!”那種一無所有的感覺煞姐是再清楚不過了,聽著大東訴說著和自己身世相近的雷克斯,她突然明白了為什么雷克斯要做得如此激烈:“漸漸感覺自己被身邊的人忽視,用盡一切辦法也要讓身邊的人想起自己,記得自己,哪怕是傷害!”自己又何嘗不是這樣,一次次的使自己墮落,責備也好,打罵也罷,只是想要那個男人顯示出一些些父親該有的關懷,可是換回的只有漠然得不管不顧。

    大東看著煞姐,看到煞姐眼中有一抹他從未見過的悲傷,直覺告訴他這樣的悲傷并非因為自己,而煞姐說的話他也聽的似懂非懂:“那他為什么要走?還有我更不明白的是,后來大戰黑龍的時候,要不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回來提醒我們戰勝的關鍵,我們根本不可能打敗黑龍,說不定現在不是失去戰力那么簡單的事情呢,我都已經表明心意不會怪他了,自戀狂和小雨也把他當成了兄弟,不知道為什么這次他還是要走。”

    “也許是因為內疚吧,你是原諒他了,可是他不能原諒他自己。”說著說著,煞姐忽然認真得看著大東:“大東,如果雷克斯回來,你會開心么?”

    大東更加迷茫了:“當然啊,那還用說,我當然會開心啊,可是找不到他呢,那天打敗黑龍醒來后,雷克斯就失蹤了,之后一直沒有聯系過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恩,你到家了,我先回去咯。”煞姐笑著朝大東揮了揮手,轉身匆匆離去。

    大東站在自己家門口,望著匆匆離去的煞姐,心中浮現無數個問號。為什么今天回家的路這么短?為什么今天煞姐給我的感覺那么奇怪?好像前所未有的悲傷,是那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孤單所帶來的。為什么會期待自己就這樣一直和煞姐走下去,永遠都不要走到頭?為什么剛才和煞姐在一起的時候自己完全沒有想起安琪?(作者證明:他確實沒想,上面是煞姐自己提起來的。)頓時被這么多為什么沖擊的腦袋,差點短路,算了,不想了,肚子也餓了,趕緊回家吃飯吧,大東使勁甩了甩頭,開門回家。

    煞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左手夾著點燃的煙,眼睛直勾勾得盯著電話,打開的電視機不斷的放著噪音,里面播放的內容沒有吸引煞姐一絲一毫飄移的思緒。雖然答應了大東不再抽煙,但是自己接下去要做的事情,還是需要點根煙鎮定一下的。手里的煙靜靜的燃燒殆盡,熄滅了煙頭,煞姐拿起電話,撥通了那個大半年沒有播過的電話號碼。

    “小柔,有事?”電話通了,那端傳來的詢問簡潔而直接。

    “是的,父親,想請你幫個忙,找個人的消息。”煞姐也不喜歡多廢話,直接切入主題。她知道,憑這個男人的實力,要找一個人的消息一點不成問題。

    電話那端沉默了三秒,似乎是沒有料到煞姐會開口讓自己幫忙,也僅僅是這三秒,快速消化了這個驚訝,帶著生意人一貫的談判口氣說到:“可以,但是你知道我從來不做虧本買賣。”

    煞姐似乎是早有準備:“提你的要求把。”早知道他會把一切都當成生意來看,在他的人生觀里,想要在他那里得到任何東西,就必須先付出。

    “陪我去趟法國,一個禮拜,和一個生意伙伴的兒子見個面。”黃總對于自己的企圖絲毫沒有任何的掩飾。(作者申明:我最懶得起名字,這里對于名字就直接用黃總了哈)

    這什么意思?相親么?還真是物盡其用啊,自己剛滿18歲不到一年,就開始打起自己的主意啦?見就見怕什么,到時候讓對方對自己沒興趣,主動拒絕不就好了,只是一個禮拜也太長了吧:“我要上學,離開一個禮拜怎么行?不能讓對方來臺灣么?”

    “對方也是臺灣人,但是不愿意回臺灣,學校那邊請假吧。”直接陳述的語句,胸有成竹的等待著對方的回答。這就是黃總一貫的作風,從不給對方任何退路,如果拒絕的話對方也得不到他想要的。

    “好,什么時候出發?”煞姐雖然不喜歡他這種囂張跋扈的說話方式,但是忍了,誰叫自己有求于他呢。

    “明天。”說完這兩個字,對方直接將電話掛了。

    煞姐望著嘟嘟作響的電話,這就是她的父親,連一聲再見也吝嗇對自己說的父親,慢慢放下了電話,暗自嘲笑自己,不是早就看開了么,為什么還會有所期望呢?阻止了自己的胡思亂想,又拿起電話,向田欣請了一個禮拜的假,田欣問她為什么請假的時候,她只是說家里有事,簡單的一句帶過。

    掛了電話后,又點起一根煙,望著指間漸漸升起的煙霧繚繞,沒想到自己發誓永遠不再有求于他的誓言竟然在大半年后為了大東的一句,“我當然會很開心”而打破。汪大東,你真是了不起,可以這么輕易得讓我打破誓言,自己真是越來越沉淪了呢。一個禮拜后,看見雷克斯的你,應該是很開心的吧,想到這里,煞姐嘴邊一抹對自己的嘲笑漸漸變成了溫暖的微笑,慢慢沒入了眼底。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