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章節字數:4833  更新時間:10-05-14 00:24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煞姐微微睜開了眼,看了看周圍,熟悉的環境確定了自己安全的躺在家里臥室的床上。頭痛欲裂是現在唯一的感覺。隱約記得昨晚和一群狐朋狗友一起在PUB喝酒HIGH到很晚,帶著最后一份理智回到家里,看到床后和著衣服直接躺在了床上。房間內一如往常的漆黑一片,厚重的窗簾遮蓋著窗戶,沒有一絲陽光照射進來,分不清楚白天還是夜晚。

    如果我有仙女棒,變大變小變漂亮,還要變個都是漫畫巧克力和玩具的家。。。。多啦A夢的手機鈴聲刺耳得響起。摸索著床頭柜,找到了手機,一看來電人,不由皺了皺眉頭,沒有接起。但是對方貌似鍥而不舍,最后煞姐索性把手機關了,隨手那起個大抱枕蒙頭繼續大睡起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朦朧中聽到有人不斷的在按門鈴,無奈,只能一邊咒罵著來人擾人清夢一邊搖搖晃晃的走向大門。

    “煞姐,開門,我們知道你在里面,我們的電話你也不接,整天喝酒,你知不知道我們很擔心你啊,開門啊,煞姐,開。。。。”琳達的手舉在半空中,看著突然開啟的門中,一臉憔悴的煞姐,一下無法適應,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旁邊的桃子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煞姐,你怎么啦?你不要想不開啊,大東哥不要你你也不要虐待自己啊,正所謂天涯何處無芳草嘛,我們再一起去找其他帥哥啊。”看著煞姐這個樣子,嚇壞了的桃子開始口無遮攔。

    “你要死啊,誰想不開啊,我好好的在睡覺,你一大清早的來擾人清夢,我還沒跟你算賬,你到好,一進門就詛咒我啊,活得不耐煩啦!”仗著自己的起床氣,煞姐絲毫沒有給兩個損友好臉色看。

    “不是啊煞姐,”桃子委屈的說道“現在都下午兩點了,那里還是一大清早啊?而且你的樣子,真的很恐怖耶,你趕緊去照照鏡子吧。。。”

    怎么?敢情我睡了一覺就被鬼附身了?帶著疑惑的煞姐走到了鏡子前。鏡子中的自己頭發蓬松,猶如街邊乞討的瘋子,臉上的妝容因為昨天晚上沒來得及卸妝就直接睡下,現下已經花得不成樣子,因為煙熏妝的關系,臉上還帶著兩條清晰的黑色淚痕,就連身上的衣服上也有明顯的酒漬。哎,以前在終極一班的時候何曾如此狼狽過,從14歲那年起,再也沒有在別人面前掉過一滴眼淚,現在如此明顯的兩條淚痕掛在臉上,也難怪琳達和桃子會以為我想不開。自從離開了終極一班后,心里還是會想著大東,以為每天看不到他,慢慢就會把他遺忘,但是那種內心空虛的感覺卻越來越大,于是只能每天買醉,晚上和一群狐朋狗友拼命得玩,用酒精來麻痹自己,白天就把窗簾一拉,死命得睡,只是夢中,還是會看到他和安琪甜蜜的樣子,淚就會止不住得流下來,醒來的時候經常是哭著的。就這樣渾渾噩噩得過了2個多月,現在的狀況,何止可以用憔悴二字來形容啊。

    唰。望著鏡中憔悴的自己正游神的煞姐被一道強烈的陽光拉回了現實。“干嘛啦,沒事把窗簾拉開干什么,陽光很刺眼好不好!”煞姐下意識得拿手遮住眼睛,這兩個月來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陽光了。不是因為見不得人,只是感覺晚上的黑才能讓自己的悲傷隱藏的好一些。

    桃子看著煞姐,一臉心疼得說“煞姐,你也出去曬曬太陽,透透氣嘛,我們現在每天忙著上課考大學,打電話找你出來你不是在睡覺就是說約了人要出去玩,你是在故意躲我們哦?”“就是啊,你這樣我們會以為你變成吸血鬼了啦,什么時候改成夜行生物啦?以前雖然也經常出去玩,但是也沒有那么瘋的呀,你再這樣下去真的會變酒鬼哦”琳達也跟著幫腔。

    其實自己真的是有在故意躲著她們,雖然當她們是知心朋友,但是看到她們就會想到終極一班,想到終極一班就會想到大東和安琪,心痛的狼狽就無所遁形,宿醉頭痛的感覺又來侵襲還未清醒的腦門。再怎么說也是自己愧對了這兩位關心自己的好友。“好啦好啦,你們自己坐會,我先去梳洗下,冰箱里有飲料,你們自己拿哦,不要跟我客氣。”從床頭柜中拿出兩粒常備的頭痛藥,服下后拿著換洗的衣服,就進了浴室。

    桃子跑去廚房拿飲料,琳達看了看凌亂的床鋪和四周東倒西歪的啤酒瓶,搖了搖頭,卷起袖子開始幫忙收拾起房子。其實說來她和煞姐是從小就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煞姐的事情她最了解。煞姐可以說是私生女,她父親是臺灣赫赫有名黃氏集團的總裁,而她的母親則是她父親歷任的情婦之一,煞姐可以說是她母親用來威脅利用她父親的一顆棋子。雖然從小到大她父親在物質上從未虧待過她,但是煞姐也只有在逢年過節才能去到他父親的那個家感受一下父親小小的溫暖。而母親生下她以后也再嫁于他人,有了自己的一個家,嫌她帶在身邊是個拖油瓶,所以煞姐從小到大都是家里的保姆榮嫂帶大的。

    煞姐14歲那年,從小疼愛她的榮嫂去世了,在榮嫂的葬禮完畢后,煞姐便住進了父親的家里。繼母雖然表面上不冷不熱,其實打心底里討厭她這個小老婆生的野孩子,她生了兩個雙胞胎姐妹,比煞姐小兩歲。從小沒有和父親常時間相處,加上煞姐天生脾犯沖,常常會惹他爸爸生氣,只要和兩個妹妹一鬧不開心了,父親就責怪煞姐做姐姐的不盡責。煞姐也不哭,也不鬧,只是經常很冷淡的任由他們責罵,有時明明不是她的錯,她也不辯解。

    琳達有問過她,“你為什么不哭不鬧?女孩子不都有哭的權利么?我在家的時候只要我一哭,我媽媽爸爸就拿我沒轍,我要什么他們都答應我了,你兩個妹妹不也是這樣么?”

    “哭有什么用?有人會心疼么?以前哭哭鬧鬧總有榮嫂,現在連榮嫂都離開我了,還有誰會在乎?那個女人一年來不到兩次,我的生日都會記錯,不知道她當時是怎么把我生下來的,那個男人整天只知道工作,唯一的一些父愛大概也只夠給那對天真的雙胞胎吧,他不會在乎我的,當年要不是那個女人用肚子里的我來威脅他,他怎么會拿他公司的股份去做交易壓下這個丑聞,我對于他來說也只不過是他人生中最失敗的一筆糊涂賬,他更本不會在乎我,何必自討沒趣,我的事情你少管。”煞姐這樣冷冷的回答。

    是的,那個女人,那個男人,這就是煞姐對她父母親的稱呼,琳達其實也不懂,什么樣的家庭關系可以讓一個孩子這樣去稱呼父母親,而在琳達的記憶中,煞姐在就算在他們面前也一直只稱呼他們父親和母親,從來沒有喊過爸爸媽媽,琳達想,也許這就是從小沒在一起長大的疏遠把。煞姐十八歲生日那年,父親問她要什么禮物,她開口問她父親要了現在這棟小別墅和一筆錢,具體多少琳達不得而知,從此以后煞姐就搬出來一個人住了,再也沒有和她的父母親聯系過,至少琳達記憶中沒有過。這樣一個獨立的女孩子在琳達的眼里是堅強的,所以她甘愿跟著煞姐,甘愿認她為大姐大,琳達的媽媽也是黑道上有名的人物,但是她就是認定了煞姐,堅強倔強到骨子里的性格。可惜這次大東哥實在傷她太深,讓堅強的煞姐,也留下了眼淚,哎,問世間情為何物,所謂一物降一物啊。收拾好了屋子,琳達接過桃子遞過來的飲料,一邊想著煞姐過往的種種,一邊有一口沒一口的在窗子邊坐著喝。

    梳洗完畢的煞姐推開浴室的門,用干毛巾擦著頭上濕漉漉的頭發,看著被收拾得一干二凈的房間,感到無比欣慰,畢竟這連個姐妹還是對自己不錯的,自己雖然一直以大姐大自居,但是從來也沒有當過她們是小妹或者手下,甚至比自己那兩個同父異母的雙胞胎妹妹還要親,不禁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哇,好一幅美女出浴圖啊,看我快拿手機拍下來,回頭放在網絡上拍賣。準保賣個好價錢,哈哈。”桃子總是喜歡說些沒頭沒腦的話。

    見她拿出手機準備拍照的架勢,煞姐上前一把奪過她的手機往床上一扔,“怎么,你們過來就是打算調侃調侃我,然后幫我打掃打掃房間的啊?”瞥了一眼坐在窗子旁邊的琳達,如果不是有事她們總是用電話聯系,是不會輕易沖到她家來直接砸她門的“有什么重要事還不快說?”一邊說著一邊又伸手準備拉窗簾。連續兩個多月沒有曬太陽,還是不喜歡房間里面那么明亮。

    “是有事啊,終極一班的事情,你愿意聽么?”琳達試探性的問道“如果你不愿意聽,我們今天就是來幫你收拾屋子的。”其實琳達這次拉著桃子跑到煞姐家來,就是想通過終極一班最近發生的事情,讓煞姐自己回到終極一班去,畢竟沒有了煞姐的終極一班,琳達是塊呆不下去了。

    擦干了頭發,坐到床邊,拿出煙,點燃,一邊望著煙霧繚繞一邊懶懶的開口“什么事,說把,我聽著呢。”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吧,既然她們要來找我說,總是和大東有關系,自己也逃避夠久了,當初那樣的不辭而別,不知道大東有沒有一些些的留戀呢?雖然知道不可能,但還是有一點點的期許。

    琳達望著煞姐點著的煙,皺了皺眉頭,終究還是沒有阻止。“如此如此。”

    “什么?大東他們為了迎戰黑空竟然戰斗力全失?那他現在豈不很危險?隨便一個KO榜上有有點名次的人都能把他打倒么?他現在心情怎么樣?”煞姐聽了琳達說了黑龍大戰的故事后一臉的緊張,心里滿滿的都是對汪大東擔心,自己是不是應該回去終極一班,保護大東?這個時候的大東心里肯定更加脆弱,以往都是以終極一班老大自居,現在連一點戰力都沒有,那不是連金寶山都可以爬到他頭上么,不行我一定要回去保護大東。可是。。。他有安琪在身邊啊,我去,算什么呢?

    “這般這般。”桃子看出了煞姐想回終極一班,又顧及安琪的心情,接著琳達的話,將大東,小雨,安琪的三角戀和安琪回去美國的消息告訴了煞姐。

    “所以,安琪誰都沒有選直接飛回去了美國了?”煞姐一臉的驚訝“那大東現在不是愛情,友情,甚至連地位都受到了打擊。。。他。。。還好吧?”對于那個安琪,說不討厭是假的,因為一看到安琪那張清純的臉,還有沒事總做鵪鶉狀的做作姿態,開口閉口老是人家人家的裝處女就感到不舒服。總是能讓煞姐聯想到那兩個貌似千金小姐,人前故作姿態,人后詭計多端的雙胞胎妹妹。這樣的感覺,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人們總喜歡把女兒比作父母親的小天使,煞姐不是天使,絕對不是,從小缺少父母親的疼愛,對于親情的疏離,讓她養成了看不得別人好的心態。但是轉念一想,男人大多喜歡像安琪那樣天使一般溫柔可愛的女孩吧,如果我是男人大概也會選她,那像我,天生的火爆脾氣。想到這里,不禁苦笑。

    “他啊,還不錯啊,現在有亞瑟王這個土龍幫得太子爺頂著,進進出出身邊都跟好幾十個保鏢,安全問題是不用考慮啦,只是么。。。”桃子詭異得笑著“內心的寂寞空虛,就等待著我們煞姐去填滿咯。”

    琳達想了想說“煞姐,老實說,如果你真的還喜歡大東哥的話,那你就趕緊回去吧,現在是個好機會,你跟著大東哥那么多年了,現在好不容易回到安琪回來以前的狀態,不是很好么,還是你想放棄了?“

    “我。。。”對啊,現在不就是安琪回來之前的狀態了么?還是可以做大東身邊唯一的女人,想到了這點,煞姐的自信心也跟著膨脹起來“誰說我放棄啦,我煞姐是這么容易放棄的人么?我明天就回終極一班,開玩笑,大東現在沒有戰力,我不在他身邊保護他怎么行!”

    “明天?那么快?”桃子驚訝著煞姐的恢復速度,真不是蓋的。

    “傻瓜,明天不是周一么,正好上課啊”琳達求之不得,誰料這桃子還嫌快。

    “哦,對。呵呵。”桃子笑得好傻好天真。

    “好了,沒事了吧,沒事讓我再睡會,你們自便啊。”熄滅了手里的煙煞姐倒頭又向床上躺去。

    琳達猶豫著,最后還是說出口“煞姐,我記得你戒煙了吧。。。”回想起剛進終極一班的時候,大東看到煞姐抽煙的時候,毫不猶豫得奪走了煞姐手上點燃的香煙,一句,女孩子家抽煙不好,以后不要再抽了。當時大家還不怎么熟,大東也是剛轉來終極一班,竟然敢這樣對終極一班的大姐大說話,還搶她手里的煙,當時琳達和桃子的下巴差點沒掉到地上。而更另她們沒有想到的是,她們的煞姐竟然乖乖聽話,從此以后就再也沒有拿起過煙,于是琳達知道,煞姐敗了,敗給了這個敢和她作對的男人,而她的心也敗給了這個男人。

    “恩,知道了,回終極一班以后,我不會再抽了。”煞姐的聲音懶懶得從被子里傳出。

    “那我們先走了啊,”琳達走出房間前,體貼得幫煞姐將窗簾再次拉上,房間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輕輕的關了房門,離去。

    房間里悄然無聲,煞姐蒙在被子里的頭伸了出來,在一片漆黑中伸手摸索著床邊的書包,從包里拿出一本畫冊,打開床頭燈,手輕輕的拂過畫冊中英挺容貌的男人。這本畫冊是煞姐親自畫的,里面滿滿的全是汪大東。開心的大東,憤怒的大東,打架時的大東,害羞時的大東,困惑時的大東,輕撫著自己一筆一劃畫出來的大東,煞姐滿意的笑了。

    明天,將會是一切的開始呢。。。。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tlzyhp.live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超级大乐透开奖走势图